微醺午后

一个性冷淡且脑洞很多的老司机

【锤基】 英雄末路

索尔是个英雄。

但他走到了末路。

英雄怎么会走到末路呢?他们有着坚强的意志,崇高的信念,伟大的理想,他们是不朽的。

在他仅存的,唯一的弟弟死去之前,他从未怀疑过自己的不朽。

现在他信了。

索尔站在新建好的阿斯加德王宫之内。这里被建造的几乎和过去一摸一样,恢弘壮丽,金碧辉煌,光芒四射,令人充满回忆。

“索尔。”听到一个声音,回头,又看见一个熟悉的身影:他的头发还是那么油腻,眼睛里也还是闪烁着点点调皮的光芒,像是宇宙中点点星辰正在他眼前,他接着开口道:“哥哥。”

“洛基!”索尔从坐着的台阶上站起来,伸出双臂冲向他,又在千钧一发之际堪堪停住。

“怎么了?不抱抱我吗?”对方笑了。

“哦!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在想什么!”索尔也笑了,“我一抱你,你就会消失了。你这个小坏蛋,又想着戏弄我!”

洛基敛去了笑容,看着他道:“我在这里。”

“不!你不在!你根本不在!你只是我创造出的幻像罢了!你骗我!你又骗我!”索尔受到了刺激,这般大声吼叫起来,顺手砸了一下旁边的柱子。

柱子在伟大的雷神面前不堪一击,立即危险的晃动了一下,似乎马上就要倒下,却又堪堪的支撑着一方天地。

“是啊,哥哥,你也明白,别再折磨自己了。”洛基神色中带了些许遗憾,眸色也变得黯然起来。

“我只是你造出来的幻像而已。”

真正的晴天霹雳,骤然让索尔清醒过来,他慌忙跨出一大步,伸开双臂,想要抱住对方。

他的神态就像垂死之人去够最后一根希望的蛛丝。

但他没有抱住他,蛛丝还是断了。

方才别砸过的柱子轰然倒塌,带连着一片屋顶也坍塌下来,尘土飞扬,连他亲爱的弟弟消失时的光芒都被掩盖,而索尔被灰尘迷了仅剩的一只眼,眼睛受了刺激,绝望的泪水溢出眼眶。

屋顶坍塌,夜空便通过这一小块地方漏了出来,索尔抬头看去,星光中掖着些绿色,像他是弟弟的眼睛。

他突然明白了解脱之法。

洛基在他面前死亡过三次。

第一次,他松开了手,掉进了满屋边际的宇宙星河,那里那么深,那么荒芜,但他还是再次见到了他,即使地点和方式都不太美妙。

第二次,他被利刃贯穿身体,倒在了异国他乡的肮脏土地上,对他说,我不是为了他,索尔听出来了,是为了自己,他觉得欣喜,也同时绝望,因为这是在是太像临终遗言了。

但他又在一片繁华中认出了他。

第三次,他死亡的方式似乎平静的多,却真真正正无法挽回。

归于平静,再无波澜,没有噱头和装饰的,真正的死亡。

索尔就着漫天星光,低头审视着自己的手,结实的肌肉群蕴藏着巨大的力量,他可以用它们挥动雷神之锤,可以用它们击碎敌人的铠甲,可以用它们给宇宙里所有的反派来上一拳,把他们打落至地狱,万劫不复。

可他无法再用它们拥抱所爱之人。

索尔的爱觉醒的时间并不早。

他是奥丁之子,他拥有威严的父亲,慈爱的母亲,共同成长的兄弟,光荣的神格,锦衣玉食的生活,他的生活中并不缺乏爱,这也导致他曾一度忽略了对自己兄弟不一样的感情。

“我和你一样期待这一天。我的哥哥,我的朋友——我承认我有时候嫉妒你,但永远不会超过我爱你。”

洛基带着他最喜欢的有弯弯犄角的头盔,微微抬着眼,羞涩又真诚的对他说——他的眼睛那么亮,像是美丽璀璨的祖母绿宝石。

可他那时候很傻,没有听到自己漏了一拍的心跳,只是顺从自己心意的抚上了弟弟的脖子道:“谢谢。”

对方笑了:“那给我一个吻吧?”

“STOP”

索尔走出宫殿,走向洛基的卧室,自嘲的道:“这次真的没机会了。”

他想起很久以前的事情。

他们八岁,有一天他捡到了一条蛇。

“哈哈,是我!”他的弟弟带着一脸恶作剧得逞的笑容,捅了他一刀。

从正殿道洛基卧房的路上,索尔遇到了一条蛇。

他捡了那个绿色的小家伙起来,注视良久,问道:“是你吗?”

小蛇吐了吐信子,没有回答。

索尔知道,再也不会有个黑发小男孩对他说“It’s me”了,也不会有一条小蛇变成人捅他一刀了。

他继续前行。

索尔刚从中庭回来,他们打架。

“洛基,你疯了!”索尔吼道。

“我疯了吗?!”
“是吗?”
“Is it?”

洛基的眼中起了雾,让他的眸色看起来带了些悲伤的灰色,很快这些雾又聚成泪水,含在他发红的眼眶里,转了又转,终于被他忍住。

索尔在走廊中望向彩虹桥的方向——后来洛基掉了下去,他便派人给这座桥修了护栏。

可惜,他亲爱的弟弟连再踏上那座桥的机会都没有了。

索尔在宫殿里穿梭,又想起洛基在地牢里的样子。

那时母亲的死亡几乎打垮了所有人,是以当洛基像往常一样和他对话时,他一看就看出了这个骗局。

总所周知他的爱美,但那时的他头发凌乱,面容憔悴,坐姿不雅,脚底还流着血,总是闪烁着的眼睛失去了往日的神采,被悲伤和仇恨笼罩。

再后来,他倒在异国的土地上,呼吸微弱,语无伦次的跟他道歉:

“Sorry、……I’m sorry、I’m sorry……”

“嘘—没事的,我会告诉父王今天你做的很好……”

“我不是为了他。”

索尔懊悔的想,我为什么不能早明白呢。

他加快了步伐。

阿斯加德被毁之时,看起来似乎没有活路可走,但索尔是相信他的,相信伟大的恶作剧之神会回到他身边。

“如果你在这里,我真想给你一个拥抱。”他随手扔了个东西过去,希望对方会接住他。

洛基接住了。

“I’m here.”

他说,我在。

索尔冲过去拥抱他,紧紧的,珍重的。

洛基偏凉的体温传到他身上,却像是点起了一把火,索尔抱了他良久,微微分开来,伸手去解他的腰带,同时作势要去吻他。

“Stop,brother.”

索尔愣了一下,意识到了什么,脸色变得惨白。

哦!天哪!他都做了什么!如果洛基因此而离开他的话……

索尔一时间几乎不敢在想下去,下意识的抚上了对方的脖颈。

这个动作给了他些许安慰,于是一个疯狂的想法在正义雷神的脑海里酝酿了起来:

他打我也好,骂我也好,只要他愿意留在我身边……如果他要离开我,我就紧紧的抱住他,再不行,我就牢牢的捆住他,用绳子不行就用铁链,捆住手脚还不够就将他五花大绑,只要能留住他……

到底是人无完人,神无完神,索尔胡思乱想的同时,没有注意到洛基也坐立不安起来。

洛基低头盯了地上的衣服一会儿,终于有了动作——他也解开了索尔的腰带。

索尔不解的看向他。

洛基抬眼看了他一眼,眸子中的绿色忽隐忽现,目光躲闪,难得的有些狭促。

“哥哥,这样是可以的。”洛基脱下他的盔甲,又抚摸着去扯他的衣服,“但是,不要和我接吻。”

他这么说着,却吻上了索尔的肩头。

万幸,索尔还没有被情欲冲晕大脑,也在无数次失败中奇迹般的领会了一次弟弟的意思。

那时他和洛基都是情窦初开的年纪,刚刚知晓亲吻的意义,两个小处男把自己的初吻想象成了无数美好的模样。

但有一天,索尔睡午觉,感觉到唇上一边柔软湿润,醒了,发现洛基在吻他。

他既吃惊又愤怒,于是追着洛基就打,但无论他怎么打怎么骂,洛基都在笑。

现在他才明白,对方笑容的含义。

于是他止住洛基作祟的手,决定先把话说清楚。

“洛基,我想你误会了什么。”索尔说着,却看见洛基的脸色也想他刚才一样一瞬间变得惨白,连手也颤抖了起来。

索尔握住他的手,在他的手背上落下一个吻,止住了对方的颤抖,才接着道:“我只愿意和我爱的人做爱。”

洛基的眼睛湿漉漉的。

索尔浅浅的,对待珍宝一般的,又啄了一下他的唇:“是的,我的爱人,我爱你——从过去到现在,你在我的生命中都不可替代,你是我仅存的珍宝,也是我的唯一。”

洛基吻住他,不断摩挲着他的唇——正如同多年前那个午后之吻。

他的唇有些冰,甚至在微微颤抖,但情之所至,他终于再一次鼓起勇气问上了他那位毫无血缘关系的哥哥。

索尔反客为主,加深了这个吻,同时边扯洛基的衣服边把他压向床上,很快洛基就喘不过气来,推了推他,索尔短暂的放开了他一会,又被他的眼神所蛊惑,再次吻了上去,同时也开始扯自己的衣服。

他抚摸着洛基漂亮的身体,从唇一路向下吻去,又在对方的胸前流连不去,而洛基被吻的脱力,只有任人宰割的份,急促的喘息着。

洛基很愉快,即使在最初进入最痛苦的时候,索尔也能看到他目光中的喜悦,于是他的动作更加卖力,而对方亦是予索予求。

索尔终于来到洛基的卧室,躺在他的床上,好像又回到了他的怀抱里。

他最后一次抱他,是冰凉的尸体,比他的唇要冰,比他所到过的任何苦寒之地都寒冷刺骨,直接凝固了他的心脏。

不过还好,现在他要刺破这层冰了。

索尔拿起洛基爱用的刺刀,指向自己的心脏,刺了下去。

他想起八岁那那年洛基刺他的第一刀,很疼;十八岁那年洛基午后的吻,很软;他抚摸洛基脖颈的触感,很熟悉;他和洛基吵架时他刻薄的话,很难过;洛基美好的身体在他身下辗转,很美;而这一切的一切,曾经发生过,多么真实。

多么真实的发生过,就多么真实的不会再发生。

“我来找你了,洛基。”

索尔露出微笑。

大家新年快乐!新的一年祝你们合家欢乐,幸福美满哦!
(本身想着拍年夜饭,吃上就啥都忘了……)

【黑心跳】 不懂

  寒假发文,这两天看了两眼虹猫蓝兔七侠传,结果吃起了cp

  自毁童年,愧对童年……我忏悔,我开车

  (黑心跳贼好吃)注意避雷!


  这辆车是有剧情的,但是正文基本只有车,so先补充一下……

  大概就是少主除了管后,因为小时候和护法美人有感情,护法美人对于江湖上的事又很有经验,就向教主要人去帮忙,教主爱儿子,也想不出啥好理由拒绝,就应了少主,可他同时也喜欢护法(单箭头),舍不得放人走,也怕护法喜欢少主,才有了这辆车。

  其实护法眼里,教主=魔头,不可原谅;少主=魔头儿子,看在相处过一段时间还觉得他有救,也就是这样,一点别的想法没有(自以为),被教主给那啥那啥的时候身体上快/感强烈,的确会有示弱的一面和失去理智的部分,但其内心坚定不移的抵抗恶势力,教主的单箭头他完全没有感受到,只觉得他神经病。

  教主爱之前的白梨夫人(或者说爱过),也爱着护法,奈何魔性本渣,性格原因+失心疯+干了不少坏事让护法一直不明白他的心意。

  

  少主……他无辜,他委屈。

  


确定接受上车

那啥,打不开见评论吧……



  





【仏英】 极致无望的爱情

高三匆忙中的产物,有不详细和错误的地方请指出……

亚瑟视角

微虐……毕竟是高三产物……

法叔视角……大概要等很久………


正文往下




众所周知亚瑟·柯克兰是个精明的男人。


是啊,他是大英帝国的化身,那曾经不断被侵略,又在一夕之间崛起成就传说的国家。


他本人也非常完美的展现了英格兰美的一切。



他有着亚麻金色的利落短发,英格兰血统下的白皙皮肤和高挺的鼻梁,那祖母绿色眼睛仿佛泰晤士河上游的威萨姆森林一般,还有那颜色浅淡又分外性感的薄唇,就连那格外粗的眉毛在他身上也没有一点格格不入的意思,倒是给他整体偏向年轻可爱的脸庞添上了不少成年人的稳重气息。



全世界的国家都知道,在这幅美好皮囊下的英国大人 有着深不可测的城府。他是一个那么骄傲又刻薄的男人,为了利益不择手段,绅士温和的表面下却隐藏无数肮脏卑鄙的手段!那些手段让多少国家经过血的洗礼!多么可怕的一个男人!



但只有他一个人知道——至少他是这么认为的,他深爱着一个人——仅仅和他隔了一条多佛海峡,哦,或者叫做加莱海峡的法国的化身——弗朗西斯·波诺弗瓦。



亚瑟从没有叫过弗朗西斯的名字,好听点是法国,但他还是叫他“混蛋胡子”比较多。只有,只有在只剩他一个人的时候,他会默默在心里温柔深情又繾绻至极的一边又一边呼唤他的名字。



他和大多数英国人一样,保守传统,孤傲沉着,他很清楚的知道自己喜欢那个花花公子,但他说不出口,也没有资格说出口。他是英格兰,他挑起过七次反法同盟,和对方打过一场冗长又惨烈的百年战争,还亲手烧死了对方最爱的圣少女……弗朗西斯不会原谅他的,他也绝不会祈求他的原谅,他们都是国家,都有太多的无奈之处,也都有着太多的骄傲与荣耀,谁都不会低头的!



但这和亚瑟爱他一点关系都没有。

他仅仅是作为一个人来爱他,但却绝不能表露甚至是坦白他的爱意。

他们不仅仅是人,他们首先是国家。



亚瑟知道弗朗西斯是个来者不拒的滥交男,知道他那拿破仑去世后的惨淡军力,也知道他内心深处和他一样充满心机又野心勃勃,更清楚两国之间的深仇大恨和不得不统一战线的无奈与痛苦,但这些也都没能阻止他对他的爱,仅仅是为本就希望渺茫的他的爱情又多添了几笔浓重的绝望色彩而已。



他从第一次见到他时就爱上他了,他是那样的美丽,又是那样的高大!但彼时的亚瑟太小,以为这男人像他生命中的一阵风一样来时匆忙,去时也会一样的利落。实际上,弗朗西斯的确是走的利落极了,毕竟那时的英国在法国的侵略下几乎毫无抵抗之力,自然不值得他着美丽优雅的法国大人在这穷乡僻壤多做停留。可对于亚瑟是不同的,他以为他是风,可却在不知不觉中,风竟然变成了空气!



然后他就明白了,他才是弗朗西斯的风。



既然这样,拿他就要变成他的空气!亚瑟这么想着,也这么做到了。



他一路打进法国,可当他见到那个男人时,他没有给他任何一个多余的目光。



不会的,一定是他不够强大,不像他当年一样强大!

他败了百年战争,却亲手烧死了弗朗西斯的圣少女。



他是快意的,不仅为了他自己,更因为他的家人,原本是这样,直到他看到弗朗西斯那仇恨的目光时。



没错!仇恨!美丽多情的他有着那么多的笑容,身为大国的他又是那么擅长掩饰自己的情绪,可当他看到刑场下的他时,他的眼睛里只有浓烈的、烧尽骨髓的恨意!



他突然就后悔了。



从那一刻起,他就知道,他不该对这份恋情再有任何的痴心妄想了。



国家都是孤独的,这是他们的宿命,千百年的孤独里总是需要一份念想的。



亚瑟柯克兰有那么一段时光几乎以为自己可以忘记弗朗西斯,而给他带来新的希望的,是一个人活泼可爱的小天使——阿尔弗雷德。



那是他一手扶养大的孩子,他教给他他所明白的一切,他想成为这个孩子的依靠,同时也成为他的空气。



他也离开了他,在弗朗西斯的帮助之下。



绝望,气愤,仇恨……亚瑟懂了弗朗西斯看他的眼神。



同时当他在一次见到他时,他也明白了他所以为的遗忘只不过是自欺欺人。



没错,他是他百年孤独里的氧气。



他们又一起挨过了一站二战,跨过了百年时光,如今的时代变了,他们也变了。



新世纪的世界会议上,他,他们,所有人都能暂时放下新仇旧恨,好好的计划未来。



那不仅是每个国家的未来,更是全人类的未来,世界的未来。



世界会议上弗朗西斯热衷于调戏各国,更热衷于调戏他,这点也没变,无论是惨痛的过去,还是一起规划的未来。



亚瑟一如既往的抗拒着他的调戏也没变过,这或许就是他们之间最好的状态。



同时也是他极其深切,又极致无望的爱最好的归宿。

哥:果然跳的还是那么差啊——
弟:是吗?那你可要小心了,我很容易踩到别人的脚。

被双生虐的不要不要的,忍不住涂了个草……弟弟是我的爱,爱的一直是弟弟!

草图几张……大概是画风测试……能看的只有脸……耀君眉毛我的爱!还有费里小天使和流氓法叔!o(≧∇≦)o

各种表情的羊羊……可爱………好羡慕狼哥啊……_(:3」∠)_

“贫道美么?”

小羚羊的道服………因为cos画了妆所以眉眼与平时有一点不同……

草图一张………大概是两个人逛街………顺便牵个手………
小羚羊画的较小了些………

最近看了加勒比海盗……真好看……无心学习……杰克船长好帅……趁高考假混更一发黑珍珠号拟人………每个文手都有一颗当大触的心………不要问为什么衣服不是黑的,就当它是吧……(´-ι_-`)

杰克船长一直相信他的黑珍珠号是个好姑娘,即使她不似曾经那般光鲜,却仍魅力十足!

我要去学习了!学习使我快乐……嗯!
算了睡觉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