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醺午后

锤基真的好好嗑!!

【锤基】海上之城 7.政变 敌国质子锤×不受宠王子基 HE

有二设注意!


阿斯加德是以Odin为首的繁荣陆上王国,神脉正统,有神明之力,但其子民只能开发陆地资源,所以不如约顿海姆发展的快。


约顿海姆为海上繁荣岛国,他们是霜巨人的后代,依靠晶石作为能源,比阿斯加德发达,晶石为海洋女神(已死)赋予他们,他们为了晶石信奉海洋女神,又为了虚荣还说自己是巨人后代,由于对先祖不忠诚而导致神力日渐低微。


在这种情况下,作为质子的Thor与Loki相遇了。


虽然没有敏感词,但以后会有,为了一致走微博链接:


“承认吧,Thor,你就是个超级自恋狂。”


话说写这种跟恋爱没关系的情节真的有人会喜欢吗……自我怀疑……


【锤基】 海上之城 6.爱情 敌国质子锤×不受宠王子基 HE

有二设注意!


阿斯加德是以Odin为首的繁荣陆上王国,神脉正统,有神明之力,但其子民只能开发陆地资源,所以不如约顿海姆发展的快。


约顿海姆为海上繁荣岛国,他们是霜巨人的后代,依靠晶石作为能源,比阿斯加德发达,晶石为海洋女神(已死)赋予他们,他们为了晶石信奉海洋女神,又为了虚荣还说自己是巨人后代,由于对先祖不忠诚而导致神力日渐低微。


在这种情况下,作为质子的Thor与Loki相遇了。


虽然没有敏感词,但以后会有,为了一致走微博链接:


Thor无意识的将双手交叠握紧,眼神却停留在Loki恬静的睡颜上,眷恋的目光将他大海一般狂躁宽阔的眼睛变成一汪深深的湖水。


谢天谢地,我终于写到让他们在一起了!

求小红心小蓝手!



【锤基】 海上之城 5.争辩 敌国质子锤×不受宠王子基 HE

有二设注意!


阿斯加德是以Odin为首的繁荣陆上王国,神脉正统,有神明之力,但其子民只能开发陆地资源,所以不如约顿海姆发展的快。


约顿海姆为海上繁荣岛国,他们是霜巨人的后代,依靠晶石作为能源,比阿斯加德发达,晶石为海洋女神(已死)赋予他们,他们为了晶石信奉海洋女神,又为了虚荣还说自己是巨人后代,由于对先祖不忠诚而导致神力日渐低微。


在这种情况下,作为质子的Thor与Loki相遇了。


虽然没有敏感词,但以后会有,为了一致走微博链接:


Thor转向Laufey:“也请陛下按绑架罪将Jarnsaxa女士作为嫌疑犯逮捕并审理。”


ps.终于开始写想写的部分了,开心~~

求好评~~



【锤基】 海上之城 4.宴会 敌国质子锤×不受宠王子基 HE

有二设注意!


阿斯加德是以Odin为首的繁荣陆上王国,神脉正统,有神明之力,但其子民只能开发陆地资源,所以不如约顿海姆发展的快。


约顿海姆为海上繁荣岛国,他们是霜巨人的后代,依靠晶石作为能源,比阿斯加德发达,晶石为海洋女神(已死)赋予他们,他们为了晶石信奉海洋女神,又为了虚荣还说自己是巨人后代,由于对先祖不忠诚而导致神力日渐低微。


在这种情况下,作为质子的Thor与Loki相遇了。


虽然没有敏感词,但以后会有,为了一致走微博链接:


然后他微微偏头,将嘴唇停留在对方耳畔,用一种暧昧的语气道:“你做梦。”


今天也求小红心小蓝手!


【锤基】 海上之城 3.魔法 敌国质子锤×不受宠王子基 HE

有二设注意!


阿斯加德是以Odin为首的繁荣陆上王国,神脉正统,有神明之力,但其子民只能开发陆地资源,所以不如约顿海姆发展的快。


约顿海姆为海上繁荣岛国,他们是霜巨人的后代,依靠晶石作为能源,比阿斯加德发达,晶石为海洋女神(已死)赋予他们,他们为了晶石信奉海洋女神,又为了虚荣还说自己是巨人后代,由于对先祖不忠诚而导致神力日渐低微。


在这种情况下,作为质子的Thor与Loki相遇了。


虽然没有敏感词,但以后会有,为了一致走微博链接:


ps:两位小家伙终于长大了,开心1



“Thor,你要知道,”Frigga的眼中永远充满了脉脉柔情,“美丽的外表固然重要,但优雅的气质和高贵的品格才更应该被看重。”


依旧求捧场!


【锤基】 海上之城 2.兄弟

有二设注意!

 

阿斯加德是以Odin为首的繁荣陆上王国,神脉正统,有神明之力,但其子民只能开发陆地资源,所以不如约顿海姆发展的快。

 

约顿海姆为海上繁荣岛国,他们是霜巨人的后代,依靠晶石作为能源,比阿斯加德发达,晶石为海洋女神(已死)赋予他们,他们为了晶石信奉海洋女神,又为了虚荣还说自己是巨人后代,由于对先祖不忠诚而导致神力日渐低微。

 

在这种情况下,作为质子的Thor与Loki相遇了。

 

虽然没有敏感词,但以后会有,为了一致走微博链接:



“我只是被你吸引,Loki。”



还是求小红心和小蓝手!谢谢观看!

【锤基】 海上之城 1.花园 敌国质子锤×不受宠王子基 HE

有二设注意!

 

阿斯加德是以Odin为首的繁荣陆上王国,神脉正统,有神明之力,但其子民只能开发陆地资源,所以不如约顿海姆发展的快。

 

约顿海姆为海上繁荣岛国,他们是霜巨人的后代,依靠晶石作为能源,比阿斯加德发达,晶石为海洋女神(已死)赋予他们,他们为了晶石信奉海洋女神,又为了虚荣还说自己是巨人后代,由于对先祖不忠诚而导致神力日渐低微。

 

在这种情况下,作为质子的Thor与Loki相遇了。

 

虽然没有敏感词,但以后会有,为了一致走微博链接:


夕阳的余晖正在褪去,而夜晚的步伐徐徐而来,在光明与黑暗的交接时分,Thor邂逅了他未来的挚爱之人。



有小伙伴说看不到,所以再发一下全文;



“为了阿斯加德和约顿海姆的珍贵友谊万古长存,我们恳请您将您的长子带来约顿海姆抚养。我的好友人,请放心,Thor将在这里得到最好的培养和教育,我谨代表约顿海姆的全民热烈欢迎我们的友国的王子!”

 

——您的好兄弟Laufey.

 

Odin神色严肃的合上所谓的“友国来信”,可傻子都能看出来,Laufy那个混蛋想要去Thor当人质,而作为战败国,Odin只有接受——接受将自己亲爱的儿子去作为和平的代价,即使他从未主动发起过战争,可胜利的一方永远说了算。

 

他美丽温柔的王后同样看到了这份来信,不禁难过得掩面,但是Frigga又将眼泪憋了回去,坚强的握住Odin粗糙的手,想要给予他些许安慰。

 

即使他们都难以抑制的难过。

Odin懊恼又悲伤,他痛恨自己的无能为力,也感叹命运的不公:蒂阿兹1.将可以无限提供能量的晶石留在了约顿海姆,Odin和信奉他的人类们只有开发难以利用的土地资源,要利用煤炭所付出的努力明显比直接从晶石中提取能量要难的多,而纯种神族的强大血统只限于王室,个人在强大,也是双拳难敌四手,这一切的存在终于击垮了阿斯加德。

 

“父亲!”正在Odin沉浸于悲伤之中时,阿斯加德的大公主一脚踹开了金殿的大门,“Laufey那老混蛋说什么了!”

 

“稍安勿躁,我的孩子。”Odin回道,他担忧的皱了皱眉,最终还是放弃了让Frigga给他变把椅子的念头。

 

Frigga连忙走过去安慰女儿的情绪,或许比起情绪,她更应该考虑先给她做些治疗,因为这孩子的绷带已经又渗出血了!

 

但Frigga和他的丈夫一样选择了维持Hela的自尊。

 

“准备去和你的弟弟告别吧,”Odin道,“我们很快要送他去约顿海姆学习了。”

 

“什么!他们这群信奉祖先都不专的贱种!有脸向阿斯加德提要求!”Hela怒不可遏的大吼道:“父亲,不,陛下,再给我一次机会,三个月之后我们再战!我一定一举获胜!”

 

“不,我们已经无法再负担一次战争了,Hela。”Odin闭上双眼,似乎是不忍直视这份惨痛的现实。

 

Hela气愤的用自己的拐杖气氛的戳向地面,金殿金灿灿的地面立刻裂开了蛛网状的纹路,难为刚才大公主瘸着一条腿还踹开了门,只是又来这一下,她神力使用过度,似乎又有伤口崩开了。

“陛下,您什么时候变得这样胆怯了!我们可是正统的神!法力无边!青春常驻!再看看贝格尔米尔2.留下的杂种!为了一块晶石出卖自己的信仰与忠诚!而现在这些贱人家的杂种要要走我的弟弟、您的唯一的儿子,您竟然默许这一切!”

 

Hela情绪激动,这使得她的伤口又裂开了不少,绷带上的血迹一再扩大,脸色也难看起来,可她却依旧腰杆笔直,将双脚坚实的踩在地面上。

 

她在这次战争中受的伤是有史以来最重的一次,她透支了神力,又被对方开发出的能源炮弹的爆炸波及,断了一条腿,浑身都是血,万幸她是一位神明,不然无论如何都无力回天。

 

Odin看着女儿被伤害,又想到即将遭受苦难的儿子,几乎颤抖着回道:“没错,我默许了。”

 

“如果阿斯加德需要我这样做,父亲,我愿意去约顿海姆。”

 

Thor不知何时站在了殿门口,坚定而清晰的表达了自己的立场。太阳的光芒透过殿门照耀在他金色的头发上,给他可爱的金发脑袋镀上了一层神明才有的的光圈。

 

Frigga几乎要忍不住她的眼泪,她跑过去抱住他的儿子,怜爱的吻了吻他的额头。

 

“Thor你这个小笨蛋,这儿没你什么事,快滚!”Hela冲自己年幼的弟弟喊道,她简直要气疯了,Thor这个小傻子竟然不和她站在一边!

 

Odin同样心如刀绞,但他习惯了何时都不动声色,于是他回道:“Thor,我的好孩子,你真是懂事——Hela,你听到了吗?这也是Thor的选择。”

 

“Thor还小,他不懂,你不要拿小孩子的话当挡箭牌!”Hela从母亲手里拎过Thor,稍稍放缓了语气,“我的傻弟弟,你是去当人质的!你知道什么是人质吗?你会……”

 

“我知道。Hela,好姐姐,你辛苦了。”Thor平静的说,抚上对方的手,“你和父亲浴血奋战时,我无法帮助你们,现在终于有些我能做的了。”

 

Laufey居高临下的坐在王座上,微微仰着头,将实现下移俯视着Thor。“你才八岁!我的弟弟!”Hela大叫道,这话不仅是说给Thor听的,更是说给她王座上的父亲,“我不希望你做什么,姐姐和父亲会解决问题的。”

 

“不,我不仅是你八岁的弟弟,更是阿斯加德的王子。”Thor满怀歉意的看着她,“很抱歉我辜负了你的好意,姐姐。”

 

“Okey!”Hela甩开弟弟的手,愤怒的道:“那么即使只有我,也要去找那约顿海姆人算……”

 

Frigga收回她施法的手,和Thor一起接住Hela倒下的身体,轻轻地说:“好好睡一会吧,我的好女儿。”

 

“Thor,我的好孩子,我为你骄傲。”Odin走下王座,摸了摸Thor的头。

 

一个月后,约顿海姆。

 

Thor对这份故作姿态的高傲撇了撇嘴,将一只手放在胸前弯腰行了个礼,尽可能恭敬的说:“巨人之国的王啊,我,Thor,Odin之子,在此拜见您,并带来我父王的问候,愿我们两国的友谊万古长存。”

 

“请起吧,友人之子,”Laufey极力控制着自己喜悦的心情,“欢迎你来到这里。”

 

所幸Thor和他的距离离得够远,体型的差异也挺大,否则两个人看到对方此时的表情恐怕会好一阵恶心,甚至会有失风度的互相刁难起来。

 

Laufey自诩为高贵种族的王,总是端着架子,来显示他的与众不同,是以以他恶劣的性格,不会当众给Thor难堪,他当即命令下人带Thor去给他安排好的住处好好休息一下,还不厌其烦的描述了一下那里优雅的环境,好凸显他的大度与品位。

 

“你会喜欢那里的,Thor。”Laufey冲Thor自以为和蔼的一笑,冰蓝的皮肤上挤出不少褶子。

 

“非常感谢您。”Thor一向不是圆滑的性子,不用和Laufey做过多的交谈对他来说是很幸运的,这种大脑超负荷运转的感觉令他难受,于是他顺从的跟着仆人溜之大吉。

 

不过公平地讲,Thor的大脑并没有做什么额外的工作,他的母亲在他来之前细致的为他制定了应对方案,不过虚与委蛇的感觉还是令他相当难受,他在路上暗暗打定主意:到了房间就要先睡一大觉!

 

Laufey的城堡与Odin的金宫不同,这里一切都严谨而古板:走廊里几乎没有什么像样的装饰品,连强上挂着的油画都像被蒙上了一层灰似的——Thor之所以没认为就是蒙了一层灰,还要多亏了一旁的女仆正机械的打扫着这些油画。

 

此时已是黄昏时分,走廊的窗户也并不多,而窗户开的那样小,两扇窗户之间又开的那么远,这使得走廊里遍布着一段一段的黑暗地带,伴随着并不明媚的阳光和海岛的潮湿空气,这一切都让从小生活在金宫的Thor感到压抑极了。

 

看来刚才接见他的大殿几乎是最明亮的地方了。

 

“见鬼的地方!”Thor内心咆哮着,他估计自己今晚可能无法安然入眠了。

 

经过一段长长的走廊之后,Thor终于见到了他的房间,在城堡的三层的偏僻角落。

 

里面并不算糟,房间很大,有独立的浴室,干净的地板,看起来就十分柔软的大床,要知道Odin为了锻炼他是不会让Thor在成年之前睡这么柔软的床的,Thor还对此抗议过,但是如果在一个只有一扇窗户的阴暗房间里,这一切就显得糟糕透了——即使有他梦寐以求的柔软大床。

 

Thor的仆人人陆陆续续的进来,安顿他的行李,Laufey又专门寄了封信,不准Thor带太多仆人来的,更不许带什么玩伴,当然他信中的言语客气的多,可威胁的成分还是在的。

 

“殿下,还需要我做什么吗?”Ullr3.打点好了一切,冲他的小主人问道,他曾经在约顿海姆这种寒冷的地方住过很久,有相当的经验,是疼爱他的Frigga特意将这位老仆派到Thor身边的。

 

“不用了,你也下去休息吧,Ullr。”Thor说道,他其实并不习惯别人的服侍,他在阿斯加德从来都是自己的事情自己做,但到了邻国总要有个王子的样子,所以他才同意让母亲给他多带了几个人。

 

现在看来Frigga的做法完全没错,在这个鬼地方有个家乡的人会让人感觉好很多。

 

“那么我便告退了,殿下。”Ullr边说便退了出去,“请早点休息,晚上盖好被子。”

 

Thor冲他挥手告别,等感觉到对方走远,便立刻又跑了出去——反正他现在也睡不着,不如趁太阳还在的时光出去逛逛,祖先保佑,他刚才看到了一片小花园!

 

这个小花园的位置实在是偏僻了些,Thor住的地方本就偏僻,而这里还要再偏僻一点,在城堡后面的死角,平常绝对没人会看到。

 

Thor找了一会儿路才到达城堡下的小花园,他几乎是雀跃的扑向这里,要知道他在前往城堡的路上可是只有无聊的灌木!

 

Thor简直不敢相信这个寒冷的地方能养出如此美丽的花朵,几乎是抑制不住的想要去触碰这些可爱的生命,就在他的手将要碰到一朵罕见的绿色花朵时,一个声音喝住了他。

 

“不许碰,这是我的花园,那是我的花,无礼之徒!”

 

Thor回过头,看到一个比他略矮一些的小男孩:他皮肤白皙,头发乌黑,宝石般美丽的绿眼睛嵌在秀气的脸庞上,像是经诸神祝福过的精致艺术品。

 

对方穿着一件白色的衬衫搭配黑色的夹克,还在领口系了个墨绿色的蝴蝶结,他看起来高贵又优雅,和Laufey那种故作姿态的优雅不同,他的气质浑然天成,给人说不出的舒服感觉。

 

夕阳的余晖正在褪去,而夜晚的步伐徐徐而来,在光明与黑暗的交接时分,Thor邂逅了他未来的挚爱之人。

 

Thor结结巴巴的的道:“对、对不起……我叫Thor……可、可以问一下你的名字吗?”

 

对方白了他一眼:“Loki。”

 

 

1.蒂阿兹,北欧神话中的海洋之神,因为也有传说约顿海姆在海的另一边,所以二设是蒂阿兹留下了晶石作为约顿海姆这种贫瘠之地的能源。

 

2.米尔格米尔,与其妻建立起霜巨人之国,并繁衍出许多后代的霜巨人,这里二设把他作为霜巨人的祖先。

 

3,Ullr,别欧神话中Thor的继子,这里就作为Thor的仆人的名字啦!




谢谢大家的观看!求小红心和小蓝手!







【锤基】 英雄末路

索尔是个英雄。

但他走到了末路。

英雄怎么会走到末路呢?他们有着坚强的意志,崇高的信念,伟大的理想,他们是不朽的。

在他仅存的,唯一的弟弟死去之前,他从未怀疑过自己的不朽。

现在他信了。

索尔站在新建好的阿斯加德王宫之内。这里被建造的几乎和过去一摸一样,恢弘壮丽,金碧辉煌,光芒四射,令人充满回忆。

“索尔。”听到一个声音,回头,又看见一个熟悉的身影:他的头发还是那么油腻,眼睛里也还是闪烁着点点调皮的光芒,像是宇宙中点点星辰正在他眼前,他接着开口道:“哥哥。”

“洛基!”索尔从坐着的台阶上站起来,伸出双臂冲向他,又在千钧一发之际堪堪停住。

“怎么了?不抱抱我吗?”对方笑了。

“哦!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在想什么!”索尔也笑了,“我一抱你,你就会消失了。你这个小坏蛋,又想着戏弄我!”

洛基敛去了笑容,看着他道:“我在这里。”

“不!你不在!你根本不在!你只是我创造出的幻像罢了!你骗我!你又骗我!”索尔受到了刺激,这般大声吼叫起来,顺手砸了一下旁边的柱子。

柱子在伟大的雷神面前不堪一击,立即危险的晃动了一下,似乎马上就要倒下,却又堪堪的支撑着一方天地。

“是啊,哥哥,你也明白,别再折磨自己了。”洛基神色中带了些许遗憾,眸色也变得黯然起来。

“我只是你造出来的幻像而已。”

真正的晴天霹雳,骤然让索尔清醒过来,他慌忙跨出一大步,伸开双臂,想要抱住对方。

他的神态就像垂死之人去够最后一根希望的蛛丝。

但他没有抱住他,蛛丝还是断了。

方才别砸过的柱子轰然倒塌,带连着一片屋顶也坍塌下来,尘土飞扬,连他亲爱的弟弟消失时的光芒都被掩盖,而索尔被灰尘迷了仅剩的一只眼,眼睛受了刺激,绝望的泪水溢出眼眶。

屋顶坍塌,夜空便通过这一小块地方漏了出来,索尔抬头看去,星光中掖着些绿色,像他是弟弟的眼睛。

他突然明白了解脱之法。

洛基在他面前死亡过三次。

第一次,他松开了手,掉进了满屋边际的宇宙星河,那里那么深,那么荒芜,但他还是再次见到了他,即使地点和方式都不太美妙。

第二次,他被利刃贯穿身体,倒在了异国他乡的肮脏土地上,对他说,我不是为了他,索尔听出来了,是为了自己,他觉得欣喜,也同时绝望,因为这是在是太像临终遗言了。

但他又在一片繁华中认出了他。

第三次,他死亡的方式似乎平静的多,却真真正正无法挽回。

归于平静,再无波澜,没有噱头和装饰的,真正的死亡。

索尔就着漫天星光,低头审视着自己的手,结实的肌肉群蕴藏着巨大的力量,他可以用它们挥动雷神之锤,可以用它们击碎敌人的铠甲,可以用它们给宇宙里所有的反派来上一拳,把他们打落至地狱,万劫不复。

可他无法再用它们拥抱所爱之人。

索尔的爱觉醒的时间并不早。

他是奥丁之子,他拥有威严的父亲,慈爱的母亲,共同成长的兄弟,光荣的神格,锦衣玉食的生活,他的生活中并不缺乏爱,这也导致他曾一度忽略了对自己兄弟不一样的感情。

“我和你一样期待这一天。我的哥哥,我的朋友——我承认我有时候嫉妒你,但永远不会超过我爱你。”

洛基带着他最喜欢的有弯弯犄角的头盔,微微抬着眼,羞涩又真诚的对他说——他的眼睛那么亮,像是美丽璀璨的祖母绿宝石。

可他那时候很傻,没有听到自己漏了一拍的心跳,只是顺从自己心意的抚上了弟弟的脖子道:“谢谢。”

对方笑了:“那给我一个吻吧?”

“STOP”

索尔走出宫殿,走向洛基的卧室,自嘲的道:“这次真的没机会了。”

他想起很久以前的事情。

他们八岁,有一天他捡到了一条蛇。

“哈哈,是我!”他的弟弟带着一脸恶作剧得逞的笑容,捅了他一刀。

从正殿道洛基卧房的路上,索尔遇到了一条蛇。

他捡了那个绿色的小家伙起来,注视良久,问道:“是你吗?”

小蛇吐了吐信子,没有回答。

索尔知道,再也不会有个黑发小男孩对他说“It’s me”了,也不会有一条小蛇变成人捅他一刀了。

他继续前行。

索尔刚从中庭回来,他们打架。

“洛基,你疯了!”索尔吼道。

“我疯了吗?!”
“是吗?”
“Is it?”

洛基的眼中起了雾,让他的眸色看起来带了些悲伤的灰色,很快这些雾又聚成泪水,含在他发红的眼眶里,转了又转,终于被他忍住。

索尔在走廊中望向彩虹桥的方向——后来洛基掉了下去,他便派人给这座桥修了护栏。

可惜,他亲爱的弟弟连再踏上那座桥的机会都没有了。

索尔在宫殿里穿梭,又想起洛基在地牢里的样子。

那时母亲的死亡几乎打垮了所有人,是以当洛基像往常一样和他对话时,他一看就看出了这个骗局。

总所周知他的爱美,但那时的他头发凌乱,面容憔悴,坐姿不雅,脚底还流着血,总是闪烁着的眼睛失去了往日的神采,被悲伤和仇恨笼罩。

再后来,他倒在异国的土地上,呼吸微弱,语无伦次的跟他道歉:

“Sorry、……I’m sorry、I’m sorry……”

“嘘—没事的,我会告诉父王今天你做的很好……”

“我不是为了他。”

索尔懊悔的想,我为什么不能早明白呢。

他加快了步伐。

阿斯加德被毁之时,看起来似乎没有活路可走,但索尔是相信他的,相信伟大的恶作剧之神会回到他身边。

“如果你在这里,我真想给你一个拥抱。”他随手扔了个东西过去,希望对方会接住他。

洛基接住了。

“I’m here.”

他说,我在。

索尔冲过去拥抱他,紧紧的,珍重的。

洛基偏凉的体温传到他身上,却像是点起了一把火,索尔抱了他良久,微微分开来,伸手去解他的腰带,同时作势要去吻他。

“Stop,brother.”

索尔愣了一下,意识到了什么,脸色变得惨白。

哦!天哪!他都做了什么!如果洛基因此而离开他的话……

索尔一时间几乎不敢在想下去,下意识的抚上了对方的脖颈。

这个动作给了他些许安慰,于是一个疯狂的想法在正义雷神的脑海里酝酿了起来:

他打我也好,骂我也好,只要他愿意留在我身边……如果他要离开我,我就紧紧的抱住他,再不行,我就牢牢的捆住他,用绳子不行就用铁链,捆住手脚还不够就将他五花大绑,只要能留住他……

到底是人无完人,神无完神,索尔胡思乱想的同时,没有注意到洛基也坐立不安起来。

洛基低头盯了地上的衣服一会儿,终于有了动作——他也解开了索尔的腰带。

索尔不解的看向他。

洛基抬眼看了他一眼,眸子中的绿色忽隐忽现,目光躲闪,难得的有些狭促。

“哥哥,这样是可以的。”洛基脱下他的盔甲,又抚摸着去扯他的衣服,“但是,不要和我接吻。”

他这么说着,却吻上了索尔的肩头。

万幸,索尔还没有被情欲冲晕大脑,也在无数次失败中奇迹般的领会了一次弟弟的意思。

那时他和洛基都是情窦初开的年纪,刚刚知晓亲吻的意义,两个小处男把自己的初吻想象成了无数美好的模样。

但有一天,索尔睡午觉,感觉到唇上一边柔软湿润,醒了,发现洛基在吻他。

他既吃惊又愤怒,于是追着洛基就打,但无论他怎么打怎么骂,洛基都在笑。

现在他才明白,对方笑容的含义。

于是他止住洛基作祟的手,决定先把话说清楚。

“洛基,我想你误会了什么。”索尔说着,却看见洛基的脸色也想他刚才一样一瞬间变得惨白,连手也颤抖了起来。

索尔握住他的手,在他的手背上落下一个吻,止住了对方的颤抖,才接着道:“我只愿意和我爱的人做爱。”

洛基的眼睛湿漉漉的。

索尔浅浅的,对待珍宝一般的,又啄了一下他的唇:“是的,我的爱人,我爱你——从过去到现在,你在我的生命中都不可替代,你是我仅存的珍宝,也是我的唯一。”

洛基吻住他,不断摩挲着他的唇——正如同多年前那个午后之吻。

他的唇有些冰,甚至在微微颤抖,但情之所至,他终于再一次鼓起勇气问上了他那位毫无血缘关系的哥哥。

索尔反客为主,加深了这个吻,同时边扯洛基的衣服边把他压向床上,很快洛基就喘不过气来,推了推他,索尔短暂的放开了他一会,又被他的眼神所蛊惑,再次吻了上去,同时也开始扯自己的衣服。

他抚摸着洛基漂亮的身体,从唇一路向下吻去,又在对方的胸前流连不去,而洛基被吻的脱力,只有任人宰割的份,急促的喘息着。

洛基很愉快,即使在最初进入最痛苦的时候,索尔也能看到他目光中的喜悦,于是他的动作更加卖力,而对方亦是予索予求。

索尔终于来到洛基的卧室,躺在他的床上,好像又回到了他的怀抱里。

他最后一次抱他,是冰凉的尸体,比他的唇要冰,比他所到过的任何苦寒之地都寒冷刺骨,直接凝固了他的心脏。

不过还好,现在他要刺破这层冰了。

索尔拿起洛基爱用的刺刀,指向自己的心脏,刺了下去。

他想起八岁那那年洛基刺他的第一刀,很疼;十八岁那年洛基午后的吻,很软;他抚摸洛基脖颈的触感,很熟悉;他和洛基吵架时他刻薄的话,很难过;洛基美好的身体在他身下辗转,很美;而这一切的一切,曾经发生过,多么真实。

多么真实的发生过,就多么真实的不会再发生。

“我来找你了,洛基。”

索尔露出微笑。

大家新年快乐!新的一年祝你们合家欢乐,幸福美满哦!
(本身想着拍年夜饭,吃上就啥都忘了……)

【黑心跳】 不懂

  寒假发文,这两天看了两眼虹猫蓝兔七侠传,结果吃起了cp

  自毁童年,愧对童年……我忏悔,我开车

  (黑心跳贼好吃)注意避雷!


  这辆车是有剧情的,但是正文基本只有车,so先补充一下……

  大概就是少主除了管后,因为小时候和护法美人有感情,护法美人对于江湖上的事又很有经验,就向教主要人去帮忙,教主爱儿子,也想不出啥好理由拒绝,就应了少主,可他同时也喜欢护法(单箭头),舍不得放人走,也怕护法喜欢少主,才有了这辆车。

  其实护法眼里,教主=魔头,不可原谅;少主=魔头儿子,看在相处过一段时间还觉得他有救,也就是这样,一点别的想法没有(自以为),被教主给那啥那啥的时候身体上快/感强烈,的确会有示弱的一面和失去理智的部分,但其内心坚定不移的抵抗恶势力,教主的单箭头他完全没有感受到,只觉得他神经病。

  教主爱之前的白梨夫人(或者说爱过),也爱着护法,奈何魔性本渣,性格原因+失心疯+干了不少坏事让护法一直不明白他的心意。

  

  少主……他无辜,他委屈。

  


确定接受上车

那啥,打不开见评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