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醺午后

锤基真的好好嗑!!

【仏英】 极致无望的爱情

高三匆忙中的产物,有不详细和错误的地方请指出……

亚瑟视角

微虐……毕竟是高三产物……

法叔视角……大概要等很久………


正文往下




众所周知亚瑟·柯克兰是个精明的男人。


是啊,他是大英帝国的化身,那曾经不断被侵略,又在一夕之间崛起成就传说的国家。


他本人也非常完美的展现了英格兰美的一切。



他有着亚麻金色的利落短发,英格兰血统下的白皙皮肤和高挺的鼻梁,那祖母绿色眼睛仿佛泰晤士河上游的威萨姆森林一般,还有那颜色浅淡又分外性感的薄唇,就连那格外粗的眉毛在他身上也没有一点格格不入的意思,倒是给他整体偏向年轻可爱的脸庞添上了不少成年人的稳重气息。



全世界的国家都知道,在这幅美好皮囊下的英国大人 有着深不可测的城府。他是一个那么骄傲又刻薄的男人,为了利益不择手段,绅士温和的表面下却隐藏无数肮脏卑鄙的手段!那些手段让多少国家经过血的洗礼!多么可怕的一个男人!



但只有他一个人知道——至少他是这么认为的,他深爱着一个人——仅仅和他隔了一条多佛海峡,哦,或者叫做加莱海峡的法国的化身——弗朗西斯·波诺弗瓦。



亚瑟从没有叫过弗朗西斯的名字,好听点是法国,但他还是叫他“混蛋胡子”比较多。只有,只有在只剩他一个人的时候,他会默默在心里温柔深情又繾绻至极的一边又一边呼唤他的名字。



他和大多数英国人一样,保守传统,孤傲沉着,他很清楚的知道自己喜欢那个花花公子,但他说不出口,也没有资格说出口。他是英格兰,他挑起过七次反法同盟,和对方打过一场冗长又惨烈的百年战争,还亲手烧死了对方最爱的圣少女……弗朗西斯不会原谅他的,他也绝不会祈求他的原谅,他们都是国家,都有太多的无奈之处,也都有着太多的骄傲与荣耀,谁都不会低头的!



但这和亚瑟爱他一点关系都没有。

他仅仅是作为一个人来爱他,但却绝不能表露甚至是坦白他的爱意。

他们不仅仅是人,他们首先是国家。



亚瑟知道弗朗西斯是个来者不拒的滥交男,知道他那拿破仑去世后的惨淡军力,也知道他内心深处和他一样充满心机又野心勃勃,更清楚两国之间的深仇大恨和不得不统一战线的无奈与痛苦,但这些也都没能阻止他对他的爱,仅仅是为本就希望渺茫的他的爱情又多添了几笔浓重的绝望色彩而已。



他从第一次见到他时就爱上他了,他是那样的美丽,又是那样的高大!但彼时的亚瑟太小,以为这男人像他生命中的一阵风一样来时匆忙,去时也会一样的利落。实际上,弗朗西斯的确是走的利落极了,毕竟那时的英国在法国的侵略下几乎毫无抵抗之力,自然不值得他着美丽优雅的法国大人在这穷乡僻壤多做停留。可对于亚瑟是不同的,他以为他是风,可却在不知不觉中,风竟然变成了空气!



然后他就明白了,他才是弗朗西斯的风。



既然这样,拿他就要变成他的空气!亚瑟这么想着,也这么做到了。



他一路打进法国,可当他见到那个男人时,他没有给他任何一个多余的目光。



不会的,一定是他不够强大,不像他当年一样强大!

他败了百年战争,却亲手烧死了弗朗西斯的圣少女。



他是快意的,不仅为了他自己,更因为他的家人,原本是这样,直到他看到弗朗西斯那仇恨的目光时。



没错!仇恨!美丽多情的他有着那么多的笑容,身为大国的他又是那么擅长掩饰自己的情绪,可当他看到刑场下的他时,他的眼睛里只有浓烈的、烧尽骨髓的恨意!



他突然就后悔了。



从那一刻起,他就知道,他不该对这份恋情再有任何的痴心妄想了。



国家都是孤独的,这是他们的宿命,千百年的孤独里总是需要一份念想的。



亚瑟柯克兰有那么一段时光几乎以为自己可以忘记弗朗西斯,而给他带来新的希望的,是一个人活泼可爱的小天使——阿尔弗雷德。



那是他一手扶养大的孩子,他教给他他所明白的一切,他想成为这个孩子的依靠,同时也成为他的空气。



他也离开了他,在弗朗西斯的帮助之下。



绝望,气愤,仇恨……亚瑟懂了弗朗西斯看他的眼神。



同时当他在一次见到他时,他也明白了他所以为的遗忘只不过是自欺欺人。



没错,他是他百年孤独里的氧气。



他们又一起挨过了一站二战,跨过了百年时光,如今的时代变了,他们也变了。



新世纪的世界会议上,他,他们,所有人都能暂时放下新仇旧恨,好好的计划未来。



那不仅是每个国家的未来,更是全人类的未来,世界的未来。



世界会议上弗朗西斯热衷于调戏各国,更热衷于调戏他,这点也没变,无论是惨痛的过去,还是一起规划的未来。



亚瑟一如既往的抗拒着他的调戏也没变过,这或许就是他们之间最好的状态。



同时也是他极其深切,又极致无望的爱最好的归宿。

评论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