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醺午后

锤基真的好好嗑!!

【锤基】 英雄末路

索尔是个英雄。

但他走到了末路。

英雄怎么会走到末路呢?他们有着坚强的意志,崇高的信念,伟大的理想,他们是不朽的。

在他仅存的,唯一的弟弟死去之前,他从未怀疑过自己的不朽。

现在他信了。

索尔站在新建好的阿斯加德王宫之内。这里被建造的几乎和过去一摸一样,恢弘壮丽,金碧辉煌,光芒四射,令人充满回忆。

“索尔。”听到一个声音,回头,又看见一个熟悉的身影:他的头发还是那么油腻,眼睛里也还是闪烁着点点调皮的光芒,像是宇宙中点点星辰正在他眼前,他接着开口道:“哥哥。”

“洛基!”索尔从坐着的台阶上站起来,伸出双臂冲向他,又在千钧一发之际堪堪停住。

“怎么了?不抱抱我吗?”对方笑了。

“哦!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在想什么!”索尔也笑了,“我一抱你,你就会消失了。你这个小坏蛋,又想着戏弄我!”

洛基敛去了笑容,看着他道:“我在这里。”

“不!你不在!你根本不在!你只是我创造出的幻像罢了!你骗我!你又骗我!”索尔受到了刺激,这般大声吼叫起来,顺手砸了一下旁边的柱子。

柱子在伟大的雷神面前不堪一击,立即危险的晃动了一下,似乎马上就要倒下,却又堪堪的支撑着一方天地。

“是啊,哥哥,你也明白,别再折磨自己了。”洛基神色中带了些许遗憾,眸色也变得黯然起来。

“我只是你造出来的幻像而已。”

真正的晴天霹雳,骤然让索尔清醒过来,他慌忙跨出一大步,伸开双臂,想要抱住对方。

他的神态就像垂死之人去够最后一根希望的蛛丝。

但他没有抱住他,蛛丝还是断了。

方才别砸过的柱子轰然倒塌,带连着一片屋顶也坍塌下来,尘土飞扬,连他亲爱的弟弟消失时的光芒都被掩盖,而索尔被灰尘迷了仅剩的一只眼,眼睛受了刺激,绝望的泪水溢出眼眶。

屋顶坍塌,夜空便通过这一小块地方漏了出来,索尔抬头看去,星光中掖着些绿色,像他是弟弟的眼睛。

他突然明白了解脱之法。

洛基在他面前死亡过三次。

第一次,他松开了手,掉进了满屋边际的宇宙星河,那里那么深,那么荒芜,但他还是再次见到了他,即使地点和方式都不太美妙。

第二次,他被利刃贯穿身体,倒在了异国他乡的肮脏土地上,对他说,我不是为了他,索尔听出来了,是为了自己,他觉得欣喜,也同时绝望,因为这是在是太像临终遗言了。

但他又在一片繁华中认出了他。

第三次,他死亡的方式似乎平静的多,却真真正正无法挽回。

归于平静,再无波澜,没有噱头和装饰的,真正的死亡。

索尔就着漫天星光,低头审视着自己的手,结实的肌肉群蕴藏着巨大的力量,他可以用它们挥动雷神之锤,可以用它们击碎敌人的铠甲,可以用它们给宇宙里所有的反派来上一拳,把他们打落至地狱,万劫不复。

可他无法再用它们拥抱所爱之人。

索尔的爱觉醒的时间并不早。

他是奥丁之子,他拥有威严的父亲,慈爱的母亲,共同成长的兄弟,光荣的神格,锦衣玉食的生活,他的生活中并不缺乏爱,这也导致他曾一度忽略了对自己兄弟不一样的感情。

“我和你一样期待这一天。我的哥哥,我的朋友——我承认我有时候嫉妒你,但永远不会超过我爱你。”

洛基带着他最喜欢的有弯弯犄角的头盔,微微抬着眼,羞涩又真诚的对他说——他的眼睛那么亮,像是美丽璀璨的祖母绿宝石。

可他那时候很傻,没有听到自己漏了一拍的心跳,只是顺从自己心意的抚上了弟弟的脖子道:“谢谢。”

对方笑了:“那给我一个吻吧?”

“STOP”

索尔走出宫殿,走向洛基的卧室,自嘲的道:“这次真的没机会了。”

他想起很久以前的事情。

他们八岁,有一天他捡到了一条蛇。

“哈哈,是我!”他的弟弟带着一脸恶作剧得逞的笑容,捅了他一刀。

从正殿道洛基卧房的路上,索尔遇到了一条蛇。

他捡了那个绿色的小家伙起来,注视良久,问道:“是你吗?”

小蛇吐了吐信子,没有回答。

索尔知道,再也不会有个黑发小男孩对他说“It’s me”了,也不会有一条小蛇变成人捅他一刀了。

他继续前行。

索尔刚从中庭回来,他们打架。

“洛基,你疯了!”索尔吼道。

“我疯了吗?!”
“是吗?”
“Is it?”

洛基的眼中起了雾,让他的眸色看起来带了些悲伤的灰色,很快这些雾又聚成泪水,含在他发红的眼眶里,转了又转,终于被他忍住。

索尔在走廊中望向彩虹桥的方向——后来洛基掉了下去,他便派人给这座桥修了护栏。

可惜,他亲爱的弟弟连再踏上那座桥的机会都没有了。

索尔在宫殿里穿梭,又想起洛基在地牢里的样子。

那时母亲的死亡几乎打垮了所有人,是以当洛基像往常一样和他对话时,他一看就看出了这个骗局。

总所周知他的爱美,但那时的他头发凌乱,面容憔悴,坐姿不雅,脚底还流着血,总是闪烁着的眼睛失去了往日的神采,被悲伤和仇恨笼罩。

再后来,他倒在异国的土地上,呼吸微弱,语无伦次的跟他道歉:

“Sorry、……I’m sorry、I’m sorry……”

“嘘—没事的,我会告诉父王今天你做的很好……”

“我不是为了他。”

索尔懊悔的想,我为什么不能早明白呢。

他加快了步伐。

阿斯加德被毁之时,看起来似乎没有活路可走,但索尔是相信他的,相信伟大的恶作剧之神会回到他身边。

“如果你在这里,我真想给你一个拥抱。”他随手扔了个东西过去,希望对方会接住他。

洛基接住了。

“I’m here.”

他说,我在。

索尔冲过去拥抱他,紧紧的,珍重的。

洛基偏凉的体温传到他身上,却像是点起了一把火,索尔抱了他良久,微微分开来,伸手去解他的腰带,同时作势要去吻他。

“Stop,brother.”

索尔愣了一下,意识到了什么,脸色变得惨白。

哦!天哪!他都做了什么!如果洛基因此而离开他的话……

索尔一时间几乎不敢在想下去,下意识的抚上了对方的脖颈。

这个动作给了他些许安慰,于是一个疯狂的想法在正义雷神的脑海里酝酿了起来:

他打我也好,骂我也好,只要他愿意留在我身边……如果他要离开我,我就紧紧的抱住他,再不行,我就牢牢的捆住他,用绳子不行就用铁链,捆住手脚还不够就将他五花大绑,只要能留住他……

到底是人无完人,神无完神,索尔胡思乱想的同时,没有注意到洛基也坐立不安起来。

洛基低头盯了地上的衣服一会儿,终于有了动作——他也解开了索尔的腰带。

索尔不解的看向他。

洛基抬眼看了他一眼,眸子中的绿色忽隐忽现,目光躲闪,难得的有些狭促。

“哥哥,这样是可以的。”洛基脱下他的盔甲,又抚摸着去扯他的衣服,“但是,不要和我接吻。”

他这么说着,却吻上了索尔的肩头。

万幸,索尔还没有被情欲冲晕大脑,也在无数次失败中奇迹般的领会了一次弟弟的意思。

那时他和洛基都是情窦初开的年纪,刚刚知晓亲吻的意义,两个小处男把自己的初吻想象成了无数美好的模样。

但有一天,索尔睡午觉,感觉到唇上一边柔软湿润,醒了,发现洛基在吻他。

他既吃惊又愤怒,于是追着洛基就打,但无论他怎么打怎么骂,洛基都在笑。

现在他才明白,对方笑容的含义。

于是他止住洛基作祟的手,决定先把话说清楚。

“洛基,我想你误会了什么。”索尔说着,却看见洛基的脸色也想他刚才一样一瞬间变得惨白,连手也颤抖了起来。

索尔握住他的手,在他的手背上落下一个吻,止住了对方的颤抖,才接着道:“我只愿意和我爱的人做爱。”

洛基的眼睛湿漉漉的。

索尔浅浅的,对待珍宝一般的,又啄了一下他的唇:“是的,我的爱人,我爱你——从过去到现在,你在我的生命中都不可替代,你是我仅存的珍宝,也是我的唯一。”

洛基吻住他,不断摩挲着他的唇——正如同多年前那个午后之吻。

他的唇有些冰,甚至在微微颤抖,但情之所至,他终于再一次鼓起勇气问上了他那位毫无血缘关系的哥哥。

索尔反客为主,加深了这个吻,同时边扯洛基的衣服边把他压向床上,很快洛基就喘不过气来,推了推他,索尔短暂的放开了他一会,又被他的眼神所蛊惑,再次吻了上去,同时也开始扯自己的衣服。

他抚摸着洛基漂亮的身体,从唇一路向下吻去,又在对方的胸前流连不去,而洛基被吻的脱力,只有任人宰割的份,急促的喘息着。

洛基很愉快,即使在最初进入最痛苦的时候,索尔也能看到他目光中的喜悦,于是他的动作更加卖力,而对方亦是予索予求。

索尔终于来到洛基的卧室,躺在他的床上,好像又回到了他的怀抱里。

他最后一次抱他,是冰凉的尸体,比他的唇要冰,比他所到过的任何苦寒之地都寒冷刺骨,直接凝固了他的心脏。

不过还好,现在他要刺破这层冰了。

索尔拿起洛基爱用的刺刀,指向自己的心脏,刺了下去。

他想起八岁那那年洛基刺他的第一刀,很疼;十八岁那年洛基午后的吻,很软;他抚摸洛基脖颈的触感,很熟悉;他和洛基吵架时他刻薄的话,很难过;洛基美好的身体在他身下辗转,很美;而这一切的一切,曾经发生过,多么真实。

多么真实的发生过,就多么真实的不会再发生。

“我来找你了,洛基。”

索尔露出微笑。

评论

热度(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