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醺午后

锤基真的好好嗑!!

【锤基】 海上之城 1.花园 敌国质子锤×不受宠王子基 HE

有二设注意!

 

阿斯加德是以Odin为首的繁荣陆上王国,神脉正统,有神明之力,但其子民只能开发陆地资源,所以不如约顿海姆发展的快。

 

约顿海姆为海上繁荣岛国,他们是霜巨人的后代,依靠晶石作为能源,比阿斯加德发达,晶石为海洋女神(已死)赋予他们,他们为了晶石信奉海洋女神,又为了虚荣还说自己是巨人后代,由于对先祖不忠诚而导致神力日渐低微。

 

在这种情况下,作为质子的Thor与Loki相遇了。

 

虽然没有敏感词,但以后会有,为了一致走微博链接:


夕阳的余晖正在褪去,而夜晚的步伐徐徐而来,在光明与黑暗的交接时分,Thor邂逅了他未来的挚爱之人。



有小伙伴说看不到,所以再发一下全文;



“为了阿斯加德和约顿海姆的珍贵友谊万古长存,我们恳请您将您的长子带来约顿海姆抚养。我的好友人,请放心,Thor将在这里得到最好的培养和教育,我谨代表约顿海姆的全民热烈欢迎我们的友国的王子!”

 

——您的好兄弟Laufey.

 

Odin神色严肃的合上所谓的“友国来信”,可傻子都能看出来,Laufy那个混蛋想要去Thor当人质,而作为战败国,Odin只有接受——接受将自己亲爱的儿子去作为和平的代价,即使他从未主动发起过战争,可胜利的一方永远说了算。

 

他美丽温柔的王后同样看到了这份来信,不禁难过得掩面,但是Frigga又将眼泪憋了回去,坚强的握住Odin粗糙的手,想要给予他些许安慰。

 

即使他们都难以抑制的难过。

Odin懊恼又悲伤,他痛恨自己的无能为力,也感叹命运的不公:蒂阿兹1.将可以无限提供能量的晶石留在了约顿海姆,Odin和信奉他的人类们只有开发难以利用的土地资源,要利用煤炭所付出的努力明显比直接从晶石中提取能量要难的多,而纯种神族的强大血统只限于王室,个人在强大,也是双拳难敌四手,这一切的存在终于击垮了阿斯加德。

 

“父亲!”正在Odin沉浸于悲伤之中时,阿斯加德的大公主一脚踹开了金殿的大门,“Laufey那老混蛋说什么了!”

 

“稍安勿躁,我的孩子。”Odin回道,他担忧的皱了皱眉,最终还是放弃了让Frigga给他变把椅子的念头。

 

Frigga连忙走过去安慰女儿的情绪,或许比起情绪,她更应该考虑先给她做些治疗,因为这孩子的绷带已经又渗出血了!

 

但Frigga和他的丈夫一样选择了维持Hela的自尊。

 

“准备去和你的弟弟告别吧,”Odin道,“我们很快要送他去约顿海姆学习了。”

 

“什么!他们这群信奉祖先都不专的贱种!有脸向阿斯加德提要求!”Hela怒不可遏的大吼道:“父亲,不,陛下,再给我一次机会,三个月之后我们再战!我一定一举获胜!”

 

“不,我们已经无法再负担一次战争了,Hela。”Odin闭上双眼,似乎是不忍直视这份惨痛的现实。

 

Hela气愤的用自己的拐杖气氛的戳向地面,金殿金灿灿的地面立刻裂开了蛛网状的纹路,难为刚才大公主瘸着一条腿还踹开了门,只是又来这一下,她神力使用过度,似乎又有伤口崩开了。

“陛下,您什么时候变得这样胆怯了!我们可是正统的神!法力无边!青春常驻!再看看贝格尔米尔2.留下的杂种!为了一块晶石出卖自己的信仰与忠诚!而现在这些贱人家的杂种要要走我的弟弟、您的唯一的儿子,您竟然默许这一切!”

 

Hela情绪激动,这使得她的伤口又裂开了不少,绷带上的血迹一再扩大,脸色也难看起来,可她却依旧腰杆笔直,将双脚坚实的踩在地面上。

 

她在这次战争中受的伤是有史以来最重的一次,她透支了神力,又被对方开发出的能源炮弹的爆炸波及,断了一条腿,浑身都是血,万幸她是一位神明,不然无论如何都无力回天。

 

Odin看着女儿被伤害,又想到即将遭受苦难的儿子,几乎颤抖着回道:“没错,我默许了。”

 

“如果阿斯加德需要我这样做,父亲,我愿意去约顿海姆。”

 

Thor不知何时站在了殿门口,坚定而清晰的表达了自己的立场。太阳的光芒透过殿门照耀在他金色的头发上,给他可爱的金发脑袋镀上了一层神明才有的的光圈。

 

Frigga几乎要忍不住她的眼泪,她跑过去抱住他的儿子,怜爱的吻了吻他的额头。

 

“Thor你这个小笨蛋,这儿没你什么事,快滚!”Hela冲自己年幼的弟弟喊道,她简直要气疯了,Thor这个小傻子竟然不和她站在一边!

 

Odin同样心如刀绞,但他习惯了何时都不动声色,于是他回道:“Thor,我的好孩子,你真是懂事——Hela,你听到了吗?这也是Thor的选择。”

 

“Thor还小,他不懂,你不要拿小孩子的话当挡箭牌!”Hela从母亲手里拎过Thor,稍稍放缓了语气,“我的傻弟弟,你是去当人质的!你知道什么是人质吗?你会……”

 

“我知道。Hela,好姐姐,你辛苦了。”Thor平静的说,抚上对方的手,“你和父亲浴血奋战时,我无法帮助你们,现在终于有些我能做的了。”

 

Laufey居高临下的坐在王座上,微微仰着头,将实现下移俯视着Thor。“你才八岁!我的弟弟!”Hela大叫道,这话不仅是说给Thor听的,更是说给她王座上的父亲,“我不希望你做什么,姐姐和父亲会解决问题的。”

 

“不,我不仅是你八岁的弟弟,更是阿斯加德的王子。”Thor满怀歉意的看着她,“很抱歉我辜负了你的好意,姐姐。”

 

“Okey!”Hela甩开弟弟的手,愤怒的道:“那么即使只有我,也要去找那约顿海姆人算……”

 

Frigga收回她施法的手,和Thor一起接住Hela倒下的身体,轻轻地说:“好好睡一会吧,我的好女儿。”

 

“Thor,我的好孩子,我为你骄傲。”Odin走下王座,摸了摸Thor的头。

 

一个月后,约顿海姆。

 

Thor对这份故作姿态的高傲撇了撇嘴,将一只手放在胸前弯腰行了个礼,尽可能恭敬的说:“巨人之国的王啊,我,Thor,Odin之子,在此拜见您,并带来我父王的问候,愿我们两国的友谊万古长存。”

 

“请起吧,友人之子,”Laufey极力控制着自己喜悦的心情,“欢迎你来到这里。”

 

所幸Thor和他的距离离得够远,体型的差异也挺大,否则两个人看到对方此时的表情恐怕会好一阵恶心,甚至会有失风度的互相刁难起来。

 

Laufey自诩为高贵种族的王,总是端着架子,来显示他的与众不同,是以以他恶劣的性格,不会当众给Thor难堪,他当即命令下人带Thor去给他安排好的住处好好休息一下,还不厌其烦的描述了一下那里优雅的环境,好凸显他的大度与品位。

 

“你会喜欢那里的,Thor。”Laufey冲Thor自以为和蔼的一笑,冰蓝的皮肤上挤出不少褶子。

 

“非常感谢您。”Thor一向不是圆滑的性子,不用和Laufey做过多的交谈对他来说是很幸运的,这种大脑超负荷运转的感觉令他难受,于是他顺从的跟着仆人溜之大吉。

 

不过公平地讲,Thor的大脑并没有做什么额外的工作,他的母亲在他来之前细致的为他制定了应对方案,不过虚与委蛇的感觉还是令他相当难受,他在路上暗暗打定主意:到了房间就要先睡一大觉!

 

Laufey的城堡与Odin的金宫不同,这里一切都严谨而古板:走廊里几乎没有什么像样的装饰品,连强上挂着的油画都像被蒙上了一层灰似的——Thor之所以没认为就是蒙了一层灰,还要多亏了一旁的女仆正机械的打扫着这些油画。

 

此时已是黄昏时分,走廊的窗户也并不多,而窗户开的那样小,两扇窗户之间又开的那么远,这使得走廊里遍布着一段一段的黑暗地带,伴随着并不明媚的阳光和海岛的潮湿空气,这一切都让从小生活在金宫的Thor感到压抑极了。

 

看来刚才接见他的大殿几乎是最明亮的地方了。

 

“见鬼的地方!”Thor内心咆哮着,他估计自己今晚可能无法安然入眠了。

 

经过一段长长的走廊之后,Thor终于见到了他的房间,在城堡的三层的偏僻角落。

 

里面并不算糟,房间很大,有独立的浴室,干净的地板,看起来就十分柔软的大床,要知道Odin为了锻炼他是不会让Thor在成年之前睡这么柔软的床的,Thor还对此抗议过,但是如果在一个只有一扇窗户的阴暗房间里,这一切就显得糟糕透了——即使有他梦寐以求的柔软大床。

 

Thor的仆人人陆陆续续的进来,安顿他的行李,Laufey又专门寄了封信,不准Thor带太多仆人来的,更不许带什么玩伴,当然他信中的言语客气的多,可威胁的成分还是在的。

 

“殿下,还需要我做什么吗?”Ullr3.打点好了一切,冲他的小主人问道,他曾经在约顿海姆这种寒冷的地方住过很久,有相当的经验,是疼爱他的Frigga特意将这位老仆派到Thor身边的。

 

“不用了,你也下去休息吧,Ullr。”Thor说道,他其实并不习惯别人的服侍,他在阿斯加德从来都是自己的事情自己做,但到了邻国总要有个王子的样子,所以他才同意让母亲给他多带了几个人。

 

现在看来Frigga的做法完全没错,在这个鬼地方有个家乡的人会让人感觉好很多。

 

“那么我便告退了,殿下。”Ullr边说便退了出去,“请早点休息,晚上盖好被子。”

 

Thor冲他挥手告别,等感觉到对方走远,便立刻又跑了出去——反正他现在也睡不着,不如趁太阳还在的时光出去逛逛,祖先保佑,他刚才看到了一片小花园!

 

这个小花园的位置实在是偏僻了些,Thor住的地方本就偏僻,而这里还要再偏僻一点,在城堡后面的死角,平常绝对没人会看到。

 

Thor找了一会儿路才到达城堡下的小花园,他几乎是雀跃的扑向这里,要知道他在前往城堡的路上可是只有无聊的灌木!

 

Thor简直不敢相信这个寒冷的地方能养出如此美丽的花朵,几乎是抑制不住的想要去触碰这些可爱的生命,就在他的手将要碰到一朵罕见的绿色花朵时,一个声音喝住了他。

 

“不许碰,这是我的花园,那是我的花,无礼之徒!”

 

Thor回过头,看到一个比他略矮一些的小男孩:他皮肤白皙,头发乌黑,宝石般美丽的绿眼睛嵌在秀气的脸庞上,像是经诸神祝福过的精致艺术品。

 

对方穿着一件白色的衬衫搭配黑色的夹克,还在领口系了个墨绿色的蝴蝶结,他看起来高贵又优雅,和Laufey那种故作姿态的优雅不同,他的气质浑然天成,给人说不出的舒服感觉。

 

夕阳的余晖正在褪去,而夜晚的步伐徐徐而来,在光明与黑暗的交接时分,Thor邂逅了他未来的挚爱之人。

 

Thor结结巴巴的的道:“对、对不起……我叫Thor……可、可以问一下你的名字吗?”

 

对方白了他一眼:“Loki。”

 

 

1.蒂阿兹,北欧神话中的海洋之神,因为也有传说约顿海姆在海的另一边,所以二设是蒂阿兹留下了晶石作为约顿海姆这种贫瘠之地的能源。

 

2.米尔格米尔,与其妻建立起霜巨人之国,并繁衍出许多后代的霜巨人,这里二设把他作为霜巨人的祖先。

 

3,Ullr,别欧神话中Thor的继子,这里就作为Thor的仆人的名字啦!




谢谢大家的观看!求小红心和小蓝手!







评论(6)

热度(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