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醺午后

锤基真的好好嗑!!

【阴阳师同人】百鬼平安语 第一章

一.老狐赤心



茂贺云一路向东,还未出平安京城,被她召唤出的管狐便察觉不对,敏感的发了声:“丫头,老夫闻到了淡淡的血腥味。”

“诶?您不是狐……我是说,在哪边呢?”茂贺云微微俯下身,语气恭敬的询问身旁变为普通狐狸其实很像狗的老妖怪。管狐是看着她长大的老式神,之前就是母亲的得力助手。比起师傅给她的暴力莹草,她还是更擅长和爷爷一样的管狐相处,毕竟他老人家从来不会坑她。

管狐没在意小姑娘的口误,又仔细嗅了嗅,向西努了努头:“那边。”

茂贺云立刻向西走,却看到管狐跑到了她前面,低声说道:“没有妖怪的气味,你可想好了,这可能是一趟浑水,你是个阴阳师,不是捕快。”

“那您为何干脆不告诉我?”

“老夫是式神,自然要完成本职工作,但具体要采取什么行动,要由你自己决定,我的建议也仅是建议罢了。倒是你——”他拉长了音“确定要去?”

“去。”茂贺云语气毋定,答得飞快,看起来就像个冲动而不谙世事的小孩子。

那不是一时冲动,她很清楚。

她也试过去改,但有些东西,不是说改就改的了的。她明白这世间之理,发自内心的想去践行。然而违背这份道理的人很多,对于这种现象视之不见的人更多。她没资格怪他们,任何人在遇到危险时都会先想着活下去,更不要提去救另一个素昧平生的人。茂贺云深知这种生物本能的强大,所以她修习法术,让自己变得更强大,正是为了遵从本心,维护这份“理”,争取凭自己意志决定行动的权利。

即使有法律,有规矩,有这世间之理,若是无人遵守,又有什么用?世间的事那么多,总会有漏网之鱼,特意去一个个揪也揪不完,她也没那个能力。

她所能做的,也就只有眼前之事罢了。

“怎么也要去试试,不试试怎么知道自己救不救的了!”

世上总会有在她力所能及的范围内就可以可以解决的问题的!

从上路的那一刻起,她就这么坚信着。

茂贺云不知道现在自己的模样,可一旁的真·老狐狸可是看的一清二楚。

“那老夫我便为你带路吧!”管狐顿了几秒,把劝阻的话堵了回去。他看见茂贺云坚定发亮的双眼,在一瞬间竟觉得似乎看到了他的先主,也正是小姑娘的母亲。

“凡事都要试试才知道!”当时的她也是眼前人这般年纪,闪烁的眼波美丽而明亮,在现在看来恍若隔世,却的确在他脑海中挥之不去。

一念执一生,妖生漫长,执之不易,他却幸有此念,无论世人如何诽谤,他都有生存的理由。

我管狐,因主而生,定忠于主。

“还请你务必替我守护她,拜托了,老友。”声音虚弱道仿佛连呼吸都可以吹散的一句话,却胜过任何言灵咒术的束缚力,将他的余生都和她捆绑在了一起。明明是无关风月的忠诚之情,却强烈的似要将他的灵魂都全部占据。

“…好。”

想到这里的老狐狸又看了一眼身后的小姑娘,背对着她音色低沉的开口:“一会要是有什么,记得呆在老夫身后。”

茂贺云笑笑,“我会注意的,您放心吧!”笑容明媚,明媚到让管狐觉得有些刺眼。

呵,你的母亲当年也曾这样对老夫保证过。管狐腹诽一句,回了小姑娘一声比轻不重的哼。

当年他信了,她却没做到。

所以他不会再信茂贺云,不会放任她胡来,不会……再负主托!

几载光阴,他深知茂贺云不是那个弱的要命的小丫头了,更深知以她的性格,她这苦苦修行的保命之术有多少都不一定够用。他改变不了她的性格,但只要他管狐还在一天,就定护她周全!

随着距离的缩短,血的味道越来越浓,她们终于停在了一所附近几近无人的房屋前。

管狐皱了皱眉,“进去吧,跟着老夫。”

茂贺云点点头,二人正与进门,就听见一阵折腾声,生生顿住了脚步。

“等在这别动,老夫我先去看看情况。”管狐看四下彻底无人,变回原身,回头嘱咐道。

“别,咱们一起进去吧!”茂贺云略微思索了一下,连忙拦住这位准备身先士卒的老人家,“我张开守阵,您负责攻击。”茂贺云边说边又召唤出涂壁给两个人加了一层防御,“这样更安全。”

是在是周全。管狐没法反驳,点了点头,便和她一起推开了宅子外院的大门。

院子不大,一眼间全貌。

“…呼…”茂贺云不仅长呼一口气,似乎这样可以把吸进的血腥与腐臭全数退还。

院内杂草丛生,脏乱不堪,有无数的木制假肢一类的东西散落各处,然而这都无所谓,重点是那在腐肉里钻着的无数的蛆虫和穿在期间的白骨!狰狞的样子连管狐这个老式神都有了退出院子的想法。

老狐狸沉默着看了看茂贺云的脸色,小姑娘震惊恶心之余,眼神中充满了愤怒,那愤怒就像燃烧的火焰,直把她的恐惧烧的一干二净。

管狐一瞬间竟有了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是了,他早就见识过这般眼神,在她的母亲身上。

他突然一阵热血沸腾,便随着茂贺云的脚步冲进了屋子。

破旧的木门刚被拉开,一个惊慌失措、满身血污老人便向他们冲过来,像看见了救星一般的想要抱住茂贺云的腿,但反应快老狐狸早已抬腿发出了一击弹开了那人,用气场爆表的低音炮运出一句:

“别随便碰老夫的主人,人类。”

刚才与老人纠缠的傀儡愣了几秒,警惕的转向这几位不速之客。

一旁的茂贺云顾不上给老人家叫个好,召唤出两个寄生魂扣住那人,冲过去问道:“怎么回事?”

那个老人见她插手这事,便立刻激动的喊道:“没天理了!这个傀儡要造反了!你看看他!明明是托了我的福才有了心!却要杀我了!”

“……?那我问你,这心是从哪里来的?”

不对,哪里不对。茂贺云这么想着,却有些失去了见证真相的勇气。

“当然是他自己的心了!你以为他是什么!他可是我倾尽心血的杰作!真正的人傀儡!”老人慌张的神色随着出口的话渐渐转变成疯狂又病态的骄傲。

一旁的傀儡歪头看了看得到答案后脸色阴沉的少女,又看看动弹不得的老人,便打算继续把自己的心递给一旁刚被制成傀儡的少女。

“你在看什么,快帮我拦住他!”见傀儡准备继续送心,那个疯子激动的冲茂贺云吼道。

茂贺云低着头,半响,开口问旁边的老式神

“管狐爷爷,您说……怎么办比较好?”

立于竹管之上的式神眼色明灭的看了茂贺云一眼,随即闭上橙红的眼睛。

“老夫我听你的。”

她要学会独自面对的,总有一天。深谙这一点的老狐狸丝毫没有娇惯年轻阴阳师的打算。

茂贺云杀过妖怪,不止一次,不只一只。自然,她不轻易杀妖,只有那些恶意杀人,不知悔改的妖,她才回痛下杀手,但却从未杀过人——即使是杀了人的人。

杀人偿命,欠债还钱,更何况手法残忍至极?

今日她即使不到,照刚才看来,也是要死的。

留他一条命,又会有更多无辜人的生命消逝。

……………若她不发现这里,大概是没有别人会再知道这件事,会知道他错了,会知道有两条人命在这里搁浅——

她知道啊!

“我衣服会脏,不方便,麻烦您替我结果了他吧。”

“无妨。”会意的老狐狸立马给了地上的人干净漂亮的一炮。

茂贺云看着那个老人的喋喋不休被打断,伴着焦糊的气味倒在地上,没了声息。

死的这么干脆,这人渣也算是好运了。这么想着的老狐狸连目光都没有施舍给地上的人,飘到了茂贺云的身旁。

他看见小姑娘转过身,走到那个正颤颤巍巍的试图渡心给另一个少女傀儡的少年傀儡面前,伸出了手。

“要我帮你吗?”

傀儡停下动作,又歪了歪头,仿佛没听懂似的。

就在管狐想让茂贺云直接渡了这个灵魂时,他听见一个机械般的男声回到:

“谢谢。”

或许作为一只狐狸,他的确活得太久了,以致于出现了幻听?

可不是吗!他也经常听到先主的声音啊!

下一秒,他看见那给傀儡将尚且与身体中的线相连的心脏递向茂贺云。

年轻的阴阳师面色平静的运转灵力,将血红的心脏包裹上一层浅蓝,一路运入傀儡身体内的每一根丝线。

啊,老夫今日才发现,活得长些似乎也没什么不好。

管狐捋了捋胡子,默默想到。





这是自己关于那个时代脑洞的产物,会有私设之类的,会尽量不ooc的(・ω・)
主要cp为大狗子的bg,酒茨、黑白的bl等,还有其他式神以及晴明等人的故事(不一定有cp)o(〃'▽'〃)o
这一章也没有大狗子什么事 ( ̄y▽ ̄)~
管狐是个好长辈,反正我前期单体输出基本靠的他~~(•́ω•́๑)
小天使们求喜欢求评论啊!么么哒!(*≧ε≦*)ノ



@微醺午后 

评论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