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醺午后

锤基真的好好嗑!!

【黑白童子】 薄命值千金

抽到小小黑小小白的纪念性产物

是一个小小黑历经磨难学会了说话变的特别撩的故事

有轻微黑白,阎判


“黑童子!黑童子!我今天又和鬼使白大人学了一招哦!你看你看!”黑发男孩子边说着便召唤出一个白色的包子状东西,嘭的一下炸开了。

漫天花雨。

“黑童子,漂亮吗?”白衣男孩笑眯眯地问道,伸手接触一片飘下来的樱花瓣,向对面的人展示到,“黑童子!这个是樱花哦!樱花!”
“yi……h……”白发男孩子想要发出像样的声音,却做不到,这使得他隐隐觉得不安,生怕面前的脸庞有一丝的厌烦的他急忙伸出一只手抓住黑发男孩的衣摆,发出了他目前唯一能说清出的词。
“白……童子…”
“好了,好了……”白衣男孩抓住他的手,安抚的道:“我就在这里哦!”
黑衣男孩没说话,只是紧紧反握住他的手。

死后还拜托鬼使完成自己未了心愿之人,会成为下一任鬼使。
凡事总有意外,像鬼使黑和鬼使白,还有现在的据传是二人私生子的黑童子和白童子,都是二人共为鬼使……和见习鬼使。
必然是发生了什么,才会变成这样,看看失忆的鬼使白和精神不稳的黑童子就可见一斑。地府的两位上司阎魔和判官对他们的事一清二楚,却有心照不宣的保持沉默。

“有什么可追究的呢,现在这样不是也很不错吗?”阎魔对难得向她提问的鬼使白这么说道,威严而清明的双目在长年阴暗潮湿的地府中透出幽幽的光。
难得决定对所谓的哥哥上点心的鬼使白想了想,觉得也对,边低头谢过,礼貌的退下了。
“阎魔大人,那……黑白童子之事也该如此对待吗?”一旁的判官在鬼使白美人退下后恭敬的问身旁正玩着自己的云的地府之主。
“汝还未放下吗?”
“在下……只是,遗憾罢了。”
“即使明白他们的苦衷,吾等的责任也只是评定世间之理,正因为这样,吾等的存在才有必要之处。”
“勿要因私情使汝的判官之笔失去价值,”坐在云朵上的人这么说着,转而笑了笑,“毕竟吾这阎魔殿还要还要判官多费心呢。”
目不能视却还要多费心的判官不但没生气,反而受宠若惊,“阎魔大人言重了,这是在下的荣幸!”

黑童子还是不会说话。
他也很绝望,但是当他每次觉得要成功的发出音时,总有一些莫名的东西占据他的脑海,是感情?还是什么人?什么事?
他不知道,有无能为力。
甚至有时会有莫名的强烈情感控制他的意识,待他每次找回意识,眼前总是那个白色的身影。
“啊,黑童子你醒了!”
看,现在也是一样。

地府的日子波澜不惊的运转着。
两个人很快迎来了自己的第一次单独负责的任务。
一对化为恶鬼的夫妇。
“哦呀,这不是白童子吗?”妇人惊讶的说了一句,吞下手中的人肉。
“你们两个小鬼到死都不让人安生啊!”男子接了一句,放下手中的人骨,血淋淋的手指向白发男孩的方向,放生大笑道:“哈哈哈哈哈,死了还是这副呆样子!笑死我了!就你们两个还想抓我们?”
白童子二话不说便展开了进攻。

黑童子的表现比起白童子糟透了。
他一言不发,显得比平时还要呆滞,仿佛没了灵魂。
是啊,本就是没了的。

白衣男孩子一个人不是这两个恶鬼的对手,更何况他还怀着那颗充满怜悯和牺牲欲的心。
他很快就败下阵来。
对面的情况也不算乐观,但黑衣男孩还是没有行动对于他们来说是件好事情。
趁白童子一个分神之际,女鬼掳走了他身后的人。
“黑童子!”白衣男孩鲜少生气的冲对面喊道:“你快放了他!”
“哈哈,偏不。”男子和女子走到一起,抬拳冲着木偶一般的黑童子凑了下去,独属于儿童才有的娇嫩皮肤立刻变得青紫,嘴角因为于牙齿的摩擦还带上了血丝。
“你——”
“你可想好了,他在我们手上。”女子似乎爱抚一般的绕上白发男孩的肩,又在他的手臂和脖子上都用因为成了鬼而变的尖锐的指甲划出了几道口子。
“放了他!”
“好啊,那你和他换,怎样?要不……”
白童子看见黑童子的颈部有多了几道更深的口子,便屈服道:“是。”

然后那对夫妇便一心一意对白童子拳脚相加起来,嘴里还念念有词。
“你是个什么东西,敢来攀我们家的高枝?”
“祭祀给神明可是你的荣幸!也不看看自己那副下贱的样子!”
“哈哈哈,真是个爱白白牺牲的好孩子,就是可惜连累了我们!”
他们没有注意到,黑衣男孩因为这些话的变化。
他们只觉得有一阵风呼啸而来,然后便倒在了地上,没有爬起来。
黑童子的镰刀上有血。
为什么杀鬼会有血呢?
因为伤的是自己的父母吧。
白童子早已被打的昏死过去。

他醒来时,看到了一双明亮的,琥珀色的美丽眼睛。
白发男孩子冲他一笑:“白童子,你醒了。”
“黑童子…?你,你会说话了!我们还活着?!是怎么……?师傅他们后来来了吗?”白童子觉得自己的脑子已经不够用了。
“不,是我,抓住了他们。”
“可,可他们毕竟是你的父母啊!”白童子觉得十分对不起自己的小伙伴,“唔……要是我在厉害一点的话,黑童子你就不用对自己的亲生父母下手了……对不起……”男孩子说到这里,都哭了起来,“都是因为我,我这样的人……”
有人用手捂住了他的嘴。
“别这么说,白童子。”黑衣男孩眼睛直直的看着对面的人,继续说道:
“我早就做好了觉悟。”
“我知道自己最想保护的就是你。”
“可能别人眼中的你微不足道,但没关系,”
“你不要自怨自艾,”
“你不用非得去迎合别人,牺牲自己来证明你的价值,”
“你自己觉得不值钱的这条命,在我眼里却是千金不换。”
“所以,笑笑吧。”黑童子说着,从身后拿出一个包袱,打开,向天上一抛。
飘飘撒撒的红色枫叶落满整个屋子。
“我把最大最好的枫叶都给你。”

与此同时

正难得在帮判官看公文的阎魔像是看到什么好事情似的,突然欣慰地笑了。






评论(16)

热度(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