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醺午后

锤基真的好好嗑!!

【阴阳师同人】 百鬼平安语

     三.大义之友


  年轻的阴阳师现在十分绝望。

  废了一番力气助人为乐却要饿着肚子平白无故被打,是个人都会不开心的!

  这人一不开心,就容易冲动,一冲动,就容易作死。

  正午时分,日光正盛,她看不清飞在天上的妖怪的面容,只能依稀分辨个人型,但这比不妨碍她骂人的决心,于是当她发现自己听不清对方说话时在“啊?”了一声后作死的继续开了口:“劳资听不清!你个矮子有种下来说!”

  飞在天上的大妖怪也十分生气。

  他今天本是想来看看自己家的笛友才赶来平安京,谁知飞到半路就被一个恶灵小妖给撞了。他正当他一个风袭就想发过去时,之间小妖十分识相的开了口:“大天狗大人!真是抱歉!我错了,求您别杀我!”

  其实他没有想杀人的意思,只是想给这个小妖一个教训而已啊。

  这种怨念聚齐而成的小妖一旦暴露在正午的日光下也是死路一条,而且随时可能产生,杀也杀不完,只要不聚集相当的量附于人身,基本连害人都做不到。

  这也是茂贺云刚刚没用法力尽数消灭他们的原因。

  不过这个看起来幸运没有被刚刚的阴阳师身上的强大邪气给冲的消散还有了意识的小小妖此刻觉得自己倒霉透了!

  它刚逃一劫,又遇一难!

  “真的对不起!”希望自己能多留于人世几时的小小妖快哭了,“我不是有意的,只是刚才被一股强大的邪气冲开逃命太着急了!求您别杀我!”

  很好,它成功的转移了大妖怪的注意力!

  大天狗可是个追(ai)求(guan)大(xian)义(shi)的主,于是他问这个怕的要死的小小妖道:“强大的邪气?在哪里?平安京吗?”

  小小妖诚惶诚恐的回答道:“是的!就在平安京内!一座偏离中心的小屋里!”

  “哦?”那他的笛友岂不会有危险!“带路。”

  “诶?可是……嗯,好!”本想拒绝的小小妖看见对面的人脸色一暗,立马改口答应。

  两只妖就飞呀飞,飞到了刚才的事发现场。

  “就是这里了。”小小妖指了指下面的一所宅子,然后飞快的逃了。

  大妖怪向下移动视线,之间一个戴着市女笠的女子和一只狐妖走出来,女子还颇为惬意的伸了个懒腰。

  虽然并没有感受到什么强大的妖力,不过为了保险起见,大妖怪还是发了一个风袭过去。

  然后的事我们就知道了,现在被人怀疑身高的大妖怪飞了下来,反正他没有感受到多强的力量,不过这个骂他矮的人类不吃点苦头是不可能的了。

  “汝说什么?”大妖怪落了地,傲慢的冲一人一狐开了口。

  果然,真的没有什么邪恶的气息,那难道是那个小小妖骗了他吗?

  老式神管狐爷爷看到大妖怪向地面飞来,发现机会来了,急忙拽了一下智障丫头的袖子,茂贺云总算反应及时了一回,召唤出了莹草爸爸。

  草总何许人也?致力于暴力输出不可自拔者也。

  年轻阴阳师召唤的时机又相当的恰当,于是大妖怪刚问完话,被召唤出来的草爸爸就感受到了危险…………天啊!她害怕极了!

  于是她不由分说就给了大妖怪一击。

  大天狗还没来得及退开,就结实的挨了这么一下。狼狈的被打飞出几米远!

  “草爹威武!”一旁的茂贺云忍不住感叹了一句。

  “哼,渣渣,叫我出来干嘛?”身着绿衣的可爱式神不屑的问她。

  “……如你所见,你已经解决了。”回答她的是管狐。

  “我也不知道。”少女无辜的摊了摊手,“这个妖怪突然就攻击我。”

  “哦?”

  于是一人二妖走到被打飞在地还在执着于起来的大天狗面前,决定问问他究竟。

  还…还挺帅!少女不禁后悔起自己刚才骂人家矮了:矮怎么了!人家有颜值顶着!

  而可怜的大妖怪被击倒后,马上试图爬起来,但是草总的一击毕竟不是盖的,于是他失败了,只好半跪在地上,眼睁睁看着三人接近。

  都没他高,很好。

  他这样想着,更坚定了自己宁死不屈的意志。

  你懂他的脑回路吗?
  作者也不懂。

  这时,茂贺云早就走到他面前,撩起面纱,直视着大天狗的眼睛,“喂,你为什么要突然打我?”

  直到很久以后,面容清俊的大妖怪还把这一刻记得清清楚楚。

  他现在心跳很快,只是呆呆的看着年轻的阴阳师,她深蓝色眼虹膜泛着紫色的那种淡淡晶莹感,仿佛夜空跳了一支舞,挥出了点点繁星,摆出了明朗月色,转出了长夜百态,魍魉乱行,鬼怪留情,青丝白发,百年转瞬。
  或许是其中包含的内容太过丰富,竟让他被迷得失了魂一般的盯了对方许久。

  对面的少女竟也觉得他似曾相识………才怪。
  她开始思考这只妖是不是被草爹打傻了。

  “你扰乱这世间的大义,吾是来惩戒你的。”就在茂贺云准备让草爹在来一下时,对面终于开口了。

  日,还真是个傻逼。

  “你听谁说的?”
  “一只被你吓跑的小鬼。”
  “它说了你就信?”
  “……”
  “你觉得我像什么恶势力吗?”
  “你没那么强。”
  “你看见我做什么坏事了?”
  “………没”
 
大家都知道,认清彼此颜值后会有利或有害于双方交流,有于双方颜值都高,于是这场误会很快就解开了。

“是我错怪你了,抱歉。”是的,帅气的妖怪不禁道了歉,还停止了装逼。
“安啦,安啦!你又没打到我!”茂贺云说着,双手合十转向绿衣式神,“草爹奶他一口吧!”
草总一个治愈之光让大妖怪瞬间满血。
“你很强,望哪天我变得更强大之后能有幸与你一战。”大天狗站起来试着活动了一下,对着草总诚恳的说着。
“哦,等你举得动这个再说。”看似柔弱的绿衣式神讲手中的莹草递给他。
对方尝试性的接过,又成功扑街了一次。
“唉——”管狐爷爷只想叹气。

“我该走了,拜啊!”吃过迟来的午饭后,年轻的阴阳师便准备继续上路。
“说起来,你叫什么名字?”大妖怪突然想起自己还没问过面前的阴阳师的名字。
黑发的小姑娘早已走出几步远,听到他的声音,便转头干脆的掀起市女笠一抛,清晰的回道:“茂贺云。”

她身后的人接住她抛来的帽子,若有所思。
他是不是忘了什么?
让我们可怜一下还在等朋友吃饭的博雅。



PS:饭钱是狗子付的(¬з¬)σ

评论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