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醺午后

锤基真的好好嗑!!

【双龙组】爱深欲海 上


总裁荒&画家连连,现代paro

算是个已经开始交往的番外……车

假车,真车要下篇…

正文



“荒,今天怎么了?”一目连把最后一道菜端上桌,边给对面的人夹了口菜边问道。

这位大画家的手虽然常年接触油画颜料,却白净修长,加上拿筷子这一十分凸显手指灵活性的动作,让荒有了想送入口中含住的冲动。

他这么想着,就这么做了。

粉发青年挣扎着抽出自己的手,看见对方的眼睛直直的盯着自己,无奈的叹了口气。

“算了,先吃饭吧。”

对面的总裁大人看着自家恋人抽出一张纸巾擦着刚才被他含住的手指,突然觉得不太开心,于是他把身子探过桌子,又拉过那只手,在手背上用唇细细摩挲着皮肤的纹理,由轻到重,直到留下一个红痕。

“不许擦。”蓝发青年这么说着,啄了啄他的指尖,抢过他手中的纸,丢进垃圾桶。

“你快吃吧。”一目连耳根红红的动起筷子。



他不对劲。

从荒进家门的那一刻起,敏感又温柔的画家就感觉到他的爱人今天哪里不对。

“吃饭吧,已经做好了哦。”他不动声色,和平时一样温柔的冲来人笑笑,结果他的包挂到一旁,“今天工作顺利吗?和我说说?”

身后的人没回答,只是霸道的扳过他的头,对上他的唇,舌头长驱直入,把他吻到呼吸苦难,同时手还不安分的钻进他的衣服,在背上抚摸着,双臂将他紧紧的锢在怀里。

一目连不满的抗争着,终于得到了发言权:“别闹……先吃饭,你数数你糟蹋了多少顿晚餐了?”

蓝发青年停下动作直直的盯着他。

“不行✋,好好吃饭去。”一目连无视了自家男友的请求。

总裁大人又盯了他一会儿,可算是放开了手,径直走向洗手间。

”呼……”

差点儿被吃了的连连有惊无险的长呼一口气。

可不能让他这么把事情憋在心里,蒙混过去。



这顿饭吃的异常沉默。

这种沉默的气氛一直保持到了大画家洗完了碗,准备开始画新作时。

“连,别不理我。”有人从后面抱住了他。

一目连看已经占了优势,便问道:“那你告诉我,今天出了什么事?”边说边象征性的推推他,“再不说的话今晚我可要通宵画画了,不回房里睡啊~”

“我……知道了你的眼睛的事……”

“……谁告诉你的?”
“你获救的一个同学。”

“所以你今天才不对劲?”一目连扶着头转向他,“都是过去的事了。”

“什么过去的事!你知道他是怎么说你的吗!他……”

“荒。”打断了情绪激动的自家恋人,刘海长长的青年平静的继续说道:“没关系的,我不介意,我是自愿的。”

他回抱住那个闹脾气的人,温柔的哄劝道:“别不高兴了好不好?不提这件事了,笑一下给我看看吧。”

他边说着边摆出一个鬼脸,又俏皮的啄了一下高了他快一头的人下垂的嘴角。

荒的刘海暂时遮住了他的眼神。



总裁大人今天听到了恋人眼睛丢失的的原因,也听到了被救的人对那人令人恶心的评价。

他很生气,是的,他为一目连的过分的温柔感到不值。

所以他回到家后的第一反应就是想抱抱让他心疼的长刘海青年。

一抱就变了感觉。

他想确认他的存在。

受过那样的痛,他想确认他没被折磨死而仍还活着的事实。

然而事实是他的爱人感觉到他不对劲还在担心他。

他本决定不让他知道,却还是先服了软,告诉了他自己不高兴的原因。

现在的他也是无怨无悔,一心只想哄他糊弄过去。
于是他更生气了。



一目连的衣服被撕开了。

他吓了一跳,连忙想推开荒的怀抱,奈何力量悬殊,只有先乖乖配合等对方松懈下来再说。

荒丝毫没有放过他意思。

他紧紧的缠住怀中人的唇,夺走他的氧气,双手近乎粗暴的撕着他的衣服,柔软的面料被撕开并落在画室的地上的声音渐渐被粉发青年的声音掩盖住。

评论(5)

热度(1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