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醺午后

锤基真的好好嗑!!

【酒茨】魅惑之物 下

一辆有内涵的车……记得接着上一篇看


一写酒茨就老是有点虐,可自己又受不了……所以请大家放心食用……


写完好累哦……


一辆酒茨车




【酒茨】 魅惑之物 上

在520这一天,鬼王大人与茨崽玩起了女体play


车速很慢的一趟,跑车车速要下篇


下篇的车为正常bl车


女体雷慎


漂亮的茨木

点击刷卡


【酒茨】铃音

短篇一发完结

想写酒茨很久了,本身像写个be又实在不忍心虐茨崽,就写了he

也算吓了吓不知珍惜的鬼王大人

正文往下



“挚友啊,吾为你带来了好酒!”茨木童子步履匆匆的向樱花树下的鬼王走过去,脚踝处的铃环随着他的步子发出一阵喧闹的碰撞声。

“哦?拿来我看看。”浅寐着的鬼王慢吞吞的睁开一只眼,伸手接过来人递出的坛子,嗅了嗅,“嗯?这次的还真不错,哪里来的?”

“刚才有一路小妖经过山下,吾从他们那里得到的。听闻是西边的一座荒山突然万物复苏,竟生出一眼酒泉,让他们发现了,便带了不少在路上卖。”白发妖怪边比划着边说,大概是觉得累了,他没多久便在酒吞童子身侧席地坐下,为他倒了一杯酒,接着说道:“挚友你可有兴趣前往一观?还是吾再去为你取些?”

“我都想搬领地了。”酒吞咂了一口,“哪天和我一起去一趟吧。”

“好的挚友!我们什么时候出发?”
“……改日吧。”

“……没关系挚友,你说什么时候去就什么时候去。”白发妖怪说着,又给自己倒了杯酒,一饮而尽。



“啧,又来了。”酒吞童子不耐烦的又发出一击。
大江山鬼王,若是能打败他,无论是人还是妖,以后都有享不尽的权利与荣耀,这些好处诱人到几乎每天都有人来送死的地步。

代价自然也是高昂的,至今为止,也只留下了把名为鬼切的刀流传后世。

天地之大,酒吞心里很清楚能与他匹敌甚至打败他之人不在少数,可那些人都没那个闲心:阎魔整天忙着调戏手下,还要管乱七八糟的杂事;大天狗和几十年前黑晴明那会儿看起来没什么区别,还是大义大义的挂在嘴边,却开始了游历四方的日子;荒川一如既往的治理着一方水土,青行灯还是热衷于听故事讲段子,时不时来他着蹭口酒喝,告诉他这个懒得下山一样的人最近的新鲜事:什么荒又参加了谁家的女子会了,妖刀姬不知咋的和夜叉妖狐两个人怼了起来了,一目连和小鹿男准备成立人妖护助协会的计划泡汤了之类的……总之,他好像是最闲的。

啧,怪不得老被人找茬儿。鬼王大人想到这里不满的咋了下嘴。

距上次见到红叶,也有五十年了吧……什么嘛,那个女人早就在晴明离世之时消亡了啊。

呼,妖生无聊啊。




“挚友啊,用你的力量打败吾,然后支配吾的身体吧!”

难得清净一天的鬼王不悦地捏碎了手中的酒杯,“不打,滚!”

“为什么!挚友啊,你又被什么迷惑了心吗!”白发妖怪着急的样子看起来蠢极了。

“没,我懒。”酒吞心里烦,却实在对眼前的蠢蛋生不起气来。

“不愧是挚友!站在鬼族顶点的男人,懒起来都这么霸气十足!”白发妖怪兴致不减,反而夸起他来。

茨木童子论实力其实也不在他之下

想到这里的红发大妖怪饶有兴致地放下酒杯站了起来:“你若当真全力与我一战,我便陪你打一架。

“挚友你在说什么,吾每次都是全力以赴的啊!”
“骗谁呢你,本大爷还是知道你的实力的。”

“挚友啊,”茨木难得没用痴汉一样的语气说道,“吾当真是用了全力的。”

“只不过,在挚友面前,吾永远只有那么多力量。”

“一想到要和挚友一战,吾的内心便感到既兴奋,又幸运,也怕伤了你一分一毫。”

“当然不是说挚友弱的意思!”白发妖怪看自家挚友眉头一皱,连忙补充。

“只是,吾可能实在是太愚钝了。”

“除了帮助挚友你提高实力和实现愿望,吾想不出别的办法来多和挚友呆在一起。”

“可一打起来,吾也当真是下不了手。”

“不是战胜与否的问题,而是看不得挚友你真的受一点伤罢了。”

鬼王难得没打断这个烦人精的话,只是又拿起酒杯,一饮而尽。

“挚友酒快没了吧,吾让人替你去取来!”白发妖怪看他喝了口酒,不知怎的就又恢复了原来的痴汉语气,嚷嚷着要给他弄些来。

酒吞看着对方急急忙忙跑走的背影,嘴角抽了抽,收回了另一个已经到好了酒的杯子。

“啧,果然是个笨蛋。”



今天难得没看见茨木。

酒吞清净之余又觉得冷清了些。

“给我一杯,酒吞童子。”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青行灯厚脸皮的向他伸出手。

“来得正好,”酒吞说着,给了她一杯,“本大爷正无聊呢。”

“我看你每天这么闲,也是该无聊了,要不要重出江湖玩玩看?”

“算了吧,本大爷可算是打架打腻了。”



青行灯这次一直呆到日落。

“啊,还有,我跟你说……”

“你他妈是变成茨木二号了吗!”酒吞童子简直要听疯了。

“别急,这最后一件,是关于你的朋友的。”

酒吞没了音。

“我今日上午听说,不知怎的,最近来找鬼王打架的人都被一个白发妖怪拦下了,拿妖怪身披盔甲,行有铃音,想必你知道是谁。”

“平时来的人都打不过他,但今日上午,一个人类竟与之匹敌,打得难舍难分,甚至大有胜出之势。”

“聪明的鬼王啊,你说现在会如何呢?”青行灯一边说完这句话,一边敏捷的躲开酒吞的攻击。

“你怎么不早说!”

“你应比我更清楚自己的朋友在干嘛吧。况且……大江山里的人都知他每日来找你,你却一句话都没问过我。”

“啧,滚!”酒吞来不及多说什么,急匆匆的下了山。



带着血的铃环。

他认得出是谁的,即使已经残破不堪

他现在连愤怒都感受不到,只觉得后悔。

那个总是被他当作理所当然的存在,一旦消失,会这么痛吗?

还是说,他对他来说,不只是一个打发无聊时间的朋友而已?

红发妖怪若有所思的用手指摩挲着那个铃环。

“挚友!挚友你原来在这里啊!”

一如既往的痴汉音让刚刚还在缅怀故友思考妖生的酒吞瞬间黑了脸。

说好的铃环flag呢!

茨木用一种极快的语速向他解释了前因后果并表达了自己完全没事和挚友真的伟大的思想感情。

“吾还没和挚友去酒泉呢!怎么能有事!”

面对酒吞的问候,对面的妖怪理所当然的回道。

酒吞一巴掌把这个白痴呼进自己怀里。

同时堵住了他滔滔不绝的吹捧。

不要怀疑,霸道鬼王爱上我的情节绝对是用嘴堵的。



第二天,酒吞不知道从哪里弄来了个更响的铃环,还特贴心的给只有一只手的自家妖怪戴上。

茨木当然是拒绝的,不过一切还是鬼王大人说了算。

“吾绝对不会摘下的!”茨木开心极了,酒吞都以为他头上的角要长出花来了。

他现在走路恨不得把脚抬到天上去。

酒吞现在觉得自己天天铃声不绝于耳,要被吵死了。

不过他也没有收回来的意思,任由着白发妖怪害人害己。

两个人还是没有去过那个传说中的酒泉。

茨木也不是没提过,但对方永远都只答改日。

白发妖怪也不急,他的挚友新给他绑了头发,他要出去让大家都看看自己挚友高超的梳头技巧。

酒吞看他开心的跑远,终于放下酒杯,对着一旁早已被闪瞎狗眼的小妖说道:“难喝,换了。”

“那鬼王大人您为何不去酒泉呢。”小妖不怕死的替大家问了一句,自从茨木大人拿来的酒不够喝了,找一口能让鬼王喝的开心的酒简直难于登天。

“和茨木大人旅个游也不错啊!”

“要你管,我说了算。”

“……您开心就好。”

小妖是茨木挑的,跟他一样傻,当然不会明白鬼王的傲娇。



你有心愿未了之前,是一定会回来我身边的吧。



妖的一生,究竟有多长?

听完青行灯的问题,鬼王没有想往常一样为难很久郁郁寡欢的思考,而是看了一旁正给小妖安利自己的笨蛋妖怪,勾起一抹他不会明白的笑,答道:

“至少是够茨木等到那个改日的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