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醺午后

锤基真的好好嗑!!

刚才有小天使说我的链接用手机打不开,在这里和大家道个歉。我不是很会电子产品的操作,每次都是用手机码字然后在弄到电脑里再用电脑发带链接的文章,自己也没用手机打开试过,对不起打不开的小伙伴们啦!(。ŏ_ŏ)

打不开的小天使们搜我的微博:微醺午后1992

么么哒(*≧ε≦*)ノ

附图

【酒茨】魅惑之物 下

一辆有内涵的车……记得接着上一篇看


一写酒茨就老是有点虐,可自己又受不了……所以请大家放心食用……


写完好累哦……


一辆酒茨车




【酒茨】 魅惑之物 上

在520这一天,鬼王大人与茨崽玩起了女体play


车速很慢的一趟,跑车车速要下篇


下篇的车为正常bl车


女体雷慎


漂亮的茨木

点击刷卡


【双龙组】 爱深欲海 下

下篇来了!发车啦!

大家自觉刷卡啊!

虽说这是个番外,但我还没写完整故事,估计……也不会写……

总之先上车


一辆双龙车



【双龙组】爱深欲海 上


总裁荒&画家连连,现代paro

算是个已经开始交往的番外……车

假车,真车要下篇…

正文



“荒,今天怎么了?”一目连把最后一道菜端上桌,边给对面的人夹了口菜边问道。

这位大画家的手虽然常年接触油画颜料,却白净修长,加上拿筷子这一十分凸显手指灵活性的动作,让荒有了想送入口中含住的冲动。

他这么想着,就这么做了。

粉发青年挣扎着抽出自己的手,看见对方的眼睛直直的盯着自己,无奈的叹了口气。

“算了,先吃饭吧。”

对面的总裁大人看着自家恋人抽出一张纸巾擦着刚才被他含住的手指,突然觉得不太开心,于是他把身子探过桌子,又拉过那只手,在手背上用唇细细摩挲着皮肤的纹理,由轻到重,直到留下一个红痕。

“不许擦。”蓝发青年这么说着,啄了啄他的指尖,抢过他手中的纸,丢进垃圾桶。

“你快吃吧。”一目连耳根红红的动起筷子。



他不对劲。

从荒进家门的那一刻起,敏感又温柔的画家就感觉到他的爱人今天哪里不对。

“吃饭吧,已经做好了哦。”他不动声色,和平时一样温柔的冲来人笑笑,结果他的包挂到一旁,“今天工作顺利吗?和我说说?”

身后的人没回答,只是霸道的扳过他的头,对上他的唇,舌头长驱直入,把他吻到呼吸苦难,同时手还不安分的钻进他的衣服,在背上抚摸着,双臂将他紧紧的锢在怀里。

一目连不满的抗争着,终于得到了发言权:“别闹……先吃饭,你数数你糟蹋了多少顿晚餐了?”

蓝发青年停下动作直直的盯着他。

“不行✋,好好吃饭去。”一目连无视了自家男友的请求。

总裁大人又盯了他一会儿,可算是放开了手,径直走向洗手间。

”呼……”

差点儿被吃了的连连有惊无险的长呼一口气。

可不能让他这么把事情憋在心里,蒙混过去。



这顿饭吃的异常沉默。

这种沉默的气氛一直保持到了大画家洗完了碗,准备开始画新作时。

“连,别不理我。”有人从后面抱住了他。

一目连看已经占了优势,便问道:“那你告诉我,今天出了什么事?”边说边象征性的推推他,“再不说的话今晚我可要通宵画画了,不回房里睡啊~”

“我……知道了你的眼睛的事……”

“……谁告诉你的?”
“你获救的一个同学。”

“所以你今天才不对劲?”一目连扶着头转向他,“都是过去的事了。”

“什么过去的事!你知道他是怎么说你的吗!他……”

“荒。”打断了情绪激动的自家恋人,刘海长长的青年平静的继续说道:“没关系的,我不介意,我是自愿的。”

他回抱住那个闹脾气的人,温柔的哄劝道:“别不高兴了好不好?不提这件事了,笑一下给我看看吧。”

他边说着边摆出一个鬼脸,又俏皮的啄了一下高了他快一头的人下垂的嘴角。

荒的刘海暂时遮住了他的眼神。



总裁大人今天听到了恋人眼睛丢失的的原因,也听到了被救的人对那人令人恶心的评价。

他很生气,是的,他为一目连的过分的温柔感到不值。

所以他回到家后的第一反应就是想抱抱让他心疼的长刘海青年。

一抱就变了感觉。

他想确认他的存在。

受过那样的痛,他想确认他没被折磨死而仍还活着的事实。

然而事实是他的爱人感觉到他不对劲还在担心他。

他本决定不让他知道,却还是先服了软,告诉了他自己不高兴的原因。

现在的他也是无怨无悔,一心只想哄他糊弄过去。
于是他更生气了。



一目连的衣服被撕开了。

他吓了一跳,连忙想推开荒的怀抱,奈何力量悬殊,只有先乖乖配合等对方松懈下来再说。

荒丝毫没有放过他意思。

他紧紧的缠住怀中人的唇,夺走他的氧气,双手近乎粗暴的撕着他的衣服,柔软的面料被撕开并落在画室的地上的声音渐渐被粉发青年的声音掩盖住。

【酒茨】铃音

短篇一发完结

想写酒茨很久了,本身像写个be又实在不忍心虐茨崽,就写了he

也算吓了吓不知珍惜的鬼王大人

正文往下



“挚友啊,吾为你带来了好酒!”茨木童子步履匆匆的向樱花树下的鬼王走过去,脚踝处的铃环随着他的步子发出一阵喧闹的碰撞声。

“哦?拿来我看看。”浅寐着的鬼王慢吞吞的睁开一只眼,伸手接过来人递出的坛子,嗅了嗅,“嗯?这次的还真不错,哪里来的?”

“刚才有一路小妖经过山下,吾从他们那里得到的。听闻是西边的一座荒山突然万物复苏,竟生出一眼酒泉,让他们发现了,便带了不少在路上卖。”白发妖怪边比划着边说,大概是觉得累了,他没多久便在酒吞童子身侧席地坐下,为他倒了一杯酒,接着说道:“挚友你可有兴趣前往一观?还是吾再去为你取些?”

“我都想搬领地了。”酒吞咂了一口,“哪天和我一起去一趟吧。”

“好的挚友!我们什么时候出发?”
“……改日吧。”

“……没关系挚友,你说什么时候去就什么时候去。”白发妖怪说着,又给自己倒了杯酒,一饮而尽。



“啧,又来了。”酒吞童子不耐烦的又发出一击。
大江山鬼王,若是能打败他,无论是人还是妖,以后都有享不尽的权利与荣耀,这些好处诱人到几乎每天都有人来送死的地步。

代价自然也是高昂的,至今为止,也只留下了把名为鬼切的刀流传后世。

天地之大,酒吞心里很清楚能与他匹敌甚至打败他之人不在少数,可那些人都没那个闲心:阎魔整天忙着调戏手下,还要管乱七八糟的杂事;大天狗和几十年前黑晴明那会儿看起来没什么区别,还是大义大义的挂在嘴边,却开始了游历四方的日子;荒川一如既往的治理着一方水土,青行灯还是热衷于听故事讲段子,时不时来他着蹭口酒喝,告诉他这个懒得下山一样的人最近的新鲜事:什么荒又参加了谁家的女子会了,妖刀姬不知咋的和夜叉妖狐两个人怼了起来了,一目连和小鹿男准备成立人妖护助协会的计划泡汤了之类的……总之,他好像是最闲的。

啧,怪不得老被人找茬儿。鬼王大人想到这里不满的咋了下嘴。

距上次见到红叶,也有五十年了吧……什么嘛,那个女人早就在晴明离世之时消亡了啊。

呼,妖生无聊啊。




“挚友啊,用你的力量打败吾,然后支配吾的身体吧!”

难得清净一天的鬼王不悦地捏碎了手中的酒杯,“不打,滚!”

“为什么!挚友啊,你又被什么迷惑了心吗!”白发妖怪着急的样子看起来蠢极了。

“没,我懒。”酒吞心里烦,却实在对眼前的蠢蛋生不起气来。

“不愧是挚友!站在鬼族顶点的男人,懒起来都这么霸气十足!”白发妖怪兴致不减,反而夸起他来。

茨木童子论实力其实也不在他之下

想到这里的红发大妖怪饶有兴致地放下酒杯站了起来:“你若当真全力与我一战,我便陪你打一架。

“挚友你在说什么,吾每次都是全力以赴的啊!”
“骗谁呢你,本大爷还是知道你的实力的。”

“挚友啊,”茨木难得没用痴汉一样的语气说道,“吾当真是用了全力的。”

“只不过,在挚友面前,吾永远只有那么多力量。”

“一想到要和挚友一战,吾的内心便感到既兴奋,又幸运,也怕伤了你一分一毫。”

“当然不是说挚友弱的意思!”白发妖怪看自家挚友眉头一皱,连忙补充。

“只是,吾可能实在是太愚钝了。”

“除了帮助挚友你提高实力和实现愿望,吾想不出别的办法来多和挚友呆在一起。”

“可一打起来,吾也当真是下不了手。”

“不是战胜与否的问题,而是看不得挚友你真的受一点伤罢了。”

鬼王难得没打断这个烦人精的话,只是又拿起酒杯,一饮而尽。

“挚友酒快没了吧,吾让人替你去取来!”白发妖怪看他喝了口酒,不知怎的就又恢复了原来的痴汉语气,嚷嚷着要给他弄些来。

酒吞看着对方急急忙忙跑走的背影,嘴角抽了抽,收回了另一个已经到好了酒的杯子。

“啧,果然是个笨蛋。”



今天难得没看见茨木。

酒吞清净之余又觉得冷清了些。

“给我一杯,酒吞童子。”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青行灯厚脸皮的向他伸出手。

“来得正好,”酒吞说着,给了她一杯,“本大爷正无聊呢。”

“我看你每天这么闲,也是该无聊了,要不要重出江湖玩玩看?”

“算了吧,本大爷可算是打架打腻了。”



青行灯这次一直呆到日落。

“啊,还有,我跟你说……”

“你他妈是变成茨木二号了吗!”酒吞童子简直要听疯了。

“别急,这最后一件,是关于你的朋友的。”

酒吞没了音。

“我今日上午听说,不知怎的,最近来找鬼王打架的人都被一个白发妖怪拦下了,拿妖怪身披盔甲,行有铃音,想必你知道是谁。”

“平时来的人都打不过他,但今日上午,一个人类竟与之匹敌,打得难舍难分,甚至大有胜出之势。”

“聪明的鬼王啊,你说现在会如何呢?”青行灯一边说完这句话,一边敏捷的躲开酒吞的攻击。

“你怎么不早说!”

“你应比我更清楚自己的朋友在干嘛吧。况且……大江山里的人都知他每日来找你,你却一句话都没问过我。”

“啧,滚!”酒吞来不及多说什么,急匆匆的下了山。



带着血的铃环。

他认得出是谁的,即使已经残破不堪

他现在连愤怒都感受不到,只觉得后悔。

那个总是被他当作理所当然的存在,一旦消失,会这么痛吗?

还是说,他对他来说,不只是一个打发无聊时间的朋友而已?

红发妖怪若有所思的用手指摩挲着那个铃环。

“挚友!挚友你原来在这里啊!”

一如既往的痴汉音让刚刚还在缅怀故友思考妖生的酒吞瞬间黑了脸。

说好的铃环flag呢!

茨木用一种极快的语速向他解释了前因后果并表达了自己完全没事和挚友真的伟大的思想感情。

“吾还没和挚友去酒泉呢!怎么能有事!”

面对酒吞的问候,对面的妖怪理所当然的回道。

酒吞一巴掌把这个白痴呼进自己怀里。

同时堵住了他滔滔不绝的吹捧。

不要怀疑,霸道鬼王爱上我的情节绝对是用嘴堵的。



第二天,酒吞不知道从哪里弄来了个更响的铃环,还特贴心的给只有一只手的自家妖怪戴上。

茨木当然是拒绝的,不过一切还是鬼王大人说了算。

“吾绝对不会摘下的!”茨木开心极了,酒吞都以为他头上的角要长出花来了。

他现在走路恨不得把脚抬到天上去。

酒吞现在觉得自己天天铃声不绝于耳,要被吵死了。

不过他也没有收回来的意思,任由着白发妖怪害人害己。

两个人还是没有去过那个传说中的酒泉。

茨木也不是没提过,但对方永远都只答改日。

白发妖怪也不急,他的挚友新给他绑了头发,他要出去让大家都看看自己挚友高超的梳头技巧。

酒吞看他开心的跑远,终于放下酒杯,对着一旁早已被闪瞎狗眼的小妖说道:“难喝,换了。”

“那鬼王大人您为何不去酒泉呢。”小妖不怕死的替大家问了一句,自从茨木大人拿来的酒不够喝了,找一口能让鬼王喝的开心的酒简直难于登天。

“和茨木大人旅个游也不错啊!”

“要你管,我说了算。”

“……您开心就好。”

小妖是茨木挑的,跟他一样傻,当然不会明白鬼王的傲娇。



你有心愿未了之前,是一定会回来我身边的吧。



妖的一生,究竟有多长?

听完青行灯的问题,鬼王没有想往常一样为难很久郁郁寡欢的思考,而是看了一旁正给小妖安利自己的笨蛋妖怪,勾起一抹他不会明白的笑,答道:

“至少是够茨木等到那个改日的吧。”

【阴阳师同人】 百鬼平安语

     三.大义之友


  年轻的阴阳师现在十分绝望。

  废了一番力气助人为乐却要饿着肚子平白无故被打,是个人都会不开心的!

  这人一不开心,就容易冲动,一冲动,就容易作死。

  正午时分,日光正盛,她看不清飞在天上的妖怪的面容,只能依稀分辨个人型,但这比不妨碍她骂人的决心,于是当她发现自己听不清对方说话时在“啊?”了一声后作死的继续开了口:“劳资听不清!你个矮子有种下来说!”

  飞在天上的大妖怪也十分生气。

  他今天本是想来看看自己家的笛友才赶来平安京,谁知飞到半路就被一个恶灵小妖给撞了。他正当他一个风袭就想发过去时,之间小妖十分识相的开了口:“大天狗大人!真是抱歉!我错了,求您别杀我!”

  其实他没有想杀人的意思,只是想给这个小妖一个教训而已啊。

  这种怨念聚齐而成的小妖一旦暴露在正午的日光下也是死路一条,而且随时可能产生,杀也杀不完,只要不聚集相当的量附于人身,基本连害人都做不到。

  这也是茂贺云刚刚没用法力尽数消灭他们的原因。

  不过这个看起来幸运没有被刚刚的阴阳师身上的强大邪气给冲的消散还有了意识的小小妖此刻觉得自己倒霉透了!

  它刚逃一劫,又遇一难!

  “真的对不起!”希望自己能多留于人世几时的小小妖快哭了,“我不是有意的,只是刚才被一股强大的邪气冲开逃命太着急了!求您别杀我!”

  很好,它成功的转移了大妖怪的注意力!

  大天狗可是个追(ai)求(guan)大(xian)义(shi)的主,于是他问这个怕的要死的小小妖道:“强大的邪气?在哪里?平安京吗?”

  小小妖诚惶诚恐的回答道:“是的!就在平安京内!一座偏离中心的小屋里!”

  “哦?”那他的笛友岂不会有危险!“带路。”

  “诶?可是……嗯,好!”本想拒绝的小小妖看见对面的人脸色一暗,立马改口答应。

  两只妖就飞呀飞,飞到了刚才的事发现场。

  “就是这里了。”小小妖指了指下面的一所宅子,然后飞快的逃了。

  大妖怪向下移动视线,之间一个戴着市女笠的女子和一只狐妖走出来,女子还颇为惬意的伸了个懒腰。

  虽然并没有感受到什么强大的妖力,不过为了保险起见,大妖怪还是发了一个风袭过去。

  然后的事我们就知道了,现在被人怀疑身高的大妖怪飞了下来,反正他没有感受到多强的力量,不过这个骂他矮的人类不吃点苦头是不可能的了。

  “汝说什么?”大妖怪落了地,傲慢的冲一人一狐开了口。

  果然,真的没有什么邪恶的气息,那难道是那个小小妖骗了他吗?

  老式神管狐爷爷看到大妖怪向地面飞来,发现机会来了,急忙拽了一下智障丫头的袖子,茂贺云总算反应及时了一回,召唤出了莹草爸爸。

  草总何许人也?致力于暴力输出不可自拔者也。

  年轻阴阳师召唤的时机又相当的恰当,于是大妖怪刚问完话,被召唤出来的草爸爸就感受到了危险…………天啊!她害怕极了!

  于是她不由分说就给了大妖怪一击。

  大天狗还没来得及退开,就结实的挨了这么一下。狼狈的被打飞出几米远!

  “草爹威武!”一旁的茂贺云忍不住感叹了一句。

  “哼,渣渣,叫我出来干嘛?”身着绿衣的可爱式神不屑的问她。

  “……如你所见,你已经解决了。”回答她的是管狐。

  “我也不知道。”少女无辜的摊了摊手,“这个妖怪突然就攻击我。”

  “哦?”

  于是一人二妖走到被打飞在地还在执着于起来的大天狗面前,决定问问他究竟。

  还…还挺帅!少女不禁后悔起自己刚才骂人家矮了:矮怎么了!人家有颜值顶着!

  而可怜的大妖怪被击倒后,马上试图爬起来,但是草总的一击毕竟不是盖的,于是他失败了,只好半跪在地上,眼睁睁看着三人接近。

  都没他高,很好。

  他这样想着,更坚定了自己宁死不屈的意志。

  你懂他的脑回路吗?
  作者也不懂。

  这时,茂贺云早就走到他面前,撩起面纱,直视着大天狗的眼睛,“喂,你为什么要突然打我?”

  直到很久以后,面容清俊的大妖怪还把这一刻记得清清楚楚。

  他现在心跳很快,只是呆呆的看着年轻的阴阳师,她深蓝色眼虹膜泛着紫色的那种淡淡晶莹感,仿佛夜空跳了一支舞,挥出了点点繁星,摆出了明朗月色,转出了长夜百态,魍魉乱行,鬼怪留情,青丝白发,百年转瞬。
  或许是其中包含的内容太过丰富,竟让他被迷得失了魂一般的盯了对方许久。

  对面的少女竟也觉得他似曾相识………才怪。
  她开始思考这只妖是不是被草爹打傻了。

  “你扰乱这世间的大义,吾是来惩戒你的。”就在茂贺云准备让草爹在来一下时,对面终于开口了。

  日,还真是个傻逼。

  “你听谁说的?”
  “一只被你吓跑的小鬼。”
  “它说了你就信?”
  “……”
  “你觉得我像什么恶势力吗?”
  “你没那么强。”
  “你看见我做什么坏事了?”
  “………没”
 
大家都知道,认清彼此颜值后会有利或有害于双方交流,有于双方颜值都高,于是这场误会很快就解开了。

“是我错怪你了,抱歉。”是的,帅气的妖怪不禁道了歉,还停止了装逼。
“安啦,安啦!你又没打到我!”茂贺云说着,双手合十转向绿衣式神,“草爹奶他一口吧!”
草总一个治愈之光让大妖怪瞬间满血。
“你很强,望哪天我变得更强大之后能有幸与你一战。”大天狗站起来试着活动了一下,对着草总诚恳的说着。
“哦,等你举得动这个再说。”看似柔弱的绿衣式神讲手中的莹草递给他。
对方尝试性的接过,又成功扑街了一次。
“唉——”管狐爷爷只想叹气。

“我该走了,拜啊!”吃过迟来的午饭后,年轻的阴阳师便准备继续上路。
“说起来,你叫什么名字?”大妖怪突然想起自己还没问过面前的阴阳师的名字。
黑发的小姑娘早已走出几步远,听到他的声音,便转头干脆的掀起市女笠一抛,清晰的回道:“茂贺云。”

她身后的人接住她抛来的帽子,若有所思。
他是不是忘了什么?
让我们可怜一下还在等朋友吃饭的博雅。



PS:饭钱是狗子付的(¬з¬)σ

【黑白童子】 薄命值千金

抽到小小黑小小白的纪念性产物

是一个小小黑历经磨难学会了说话变的特别撩的故事

有轻微黑白,阎判


“黑童子!黑童子!我今天又和鬼使白大人学了一招哦!你看你看!”黑发男孩子边说着便召唤出一个白色的包子状东西,嘭的一下炸开了。

漫天花雨。

“黑童子,漂亮吗?”白衣男孩笑眯眯地问道,伸手接触一片飘下来的樱花瓣,向对面的人展示到,“黑童子!这个是樱花哦!樱花!”
“yi……h……”白发男孩子想要发出像样的声音,却做不到,这使得他隐隐觉得不安,生怕面前的脸庞有一丝的厌烦的他急忙伸出一只手抓住黑发男孩的衣摆,发出了他目前唯一能说清出的词。
“白……童子…”
“好了,好了……”白衣男孩抓住他的手,安抚的道:“我就在这里哦!”
黑衣男孩没说话,只是紧紧反握住他的手。

死后还拜托鬼使完成自己未了心愿之人,会成为下一任鬼使。
凡事总有意外,像鬼使黑和鬼使白,还有现在的据传是二人私生子的黑童子和白童子,都是二人共为鬼使……和见习鬼使。
必然是发生了什么,才会变成这样,看看失忆的鬼使白和精神不稳的黑童子就可见一斑。地府的两位上司阎魔和判官对他们的事一清二楚,却有心照不宣的保持沉默。

“有什么可追究的呢,现在这样不是也很不错吗?”阎魔对难得向她提问的鬼使白这么说道,威严而清明的双目在长年阴暗潮湿的地府中透出幽幽的光。
难得决定对所谓的哥哥上点心的鬼使白想了想,觉得也对,边低头谢过,礼貌的退下了。
“阎魔大人,那……黑白童子之事也该如此对待吗?”一旁的判官在鬼使白美人退下后恭敬的问身旁正玩着自己的云的地府之主。
“汝还未放下吗?”
“在下……只是,遗憾罢了。”
“即使明白他们的苦衷,吾等的责任也只是评定世间之理,正因为这样,吾等的存在才有必要之处。”
“勿要因私情使汝的判官之笔失去价值,”坐在云朵上的人这么说着,转而笑了笑,“毕竟吾这阎魔殿还要还要判官多费心呢。”
目不能视却还要多费心的判官不但没生气,反而受宠若惊,“阎魔大人言重了,这是在下的荣幸!”

黑童子还是不会说话。
他也很绝望,但是当他每次觉得要成功的发出音时,总有一些莫名的东西占据他的脑海,是感情?还是什么人?什么事?
他不知道,有无能为力。
甚至有时会有莫名的强烈情感控制他的意识,待他每次找回意识,眼前总是那个白色的身影。
“啊,黑童子你醒了!”
看,现在也是一样。

地府的日子波澜不惊的运转着。
两个人很快迎来了自己的第一次单独负责的任务。
一对化为恶鬼的夫妇。
“哦呀,这不是白童子吗?”妇人惊讶的说了一句,吞下手中的人肉。
“你们两个小鬼到死都不让人安生啊!”男子接了一句,放下手中的人骨,血淋淋的手指向白发男孩的方向,放生大笑道:“哈哈哈哈哈,死了还是这副呆样子!笑死我了!就你们两个还想抓我们?”
白童子二话不说便展开了进攻。

黑童子的表现比起白童子糟透了。
他一言不发,显得比平时还要呆滞,仿佛没了灵魂。
是啊,本就是没了的。

白衣男孩子一个人不是这两个恶鬼的对手,更何况他还怀着那颗充满怜悯和牺牲欲的心。
他很快就败下阵来。
对面的情况也不算乐观,但黑衣男孩还是没有行动对于他们来说是件好事情。
趁白童子一个分神之际,女鬼掳走了他身后的人。
“黑童子!”白衣男孩鲜少生气的冲对面喊道:“你快放了他!”
“哈哈,偏不。”男子和女子走到一起,抬拳冲着木偶一般的黑童子凑了下去,独属于儿童才有的娇嫩皮肤立刻变得青紫,嘴角因为于牙齿的摩擦还带上了血丝。
“你——”
“你可想好了,他在我们手上。”女子似乎爱抚一般的绕上白发男孩的肩,又在他的手臂和脖子上都用因为成了鬼而变的尖锐的指甲划出了几道口子。
“放了他!”
“好啊,那你和他换,怎样?要不……”
白童子看见黑童子的颈部有多了几道更深的口子,便屈服道:“是。”

然后那对夫妇便一心一意对白童子拳脚相加起来,嘴里还念念有词。
“你是个什么东西,敢来攀我们家的高枝?”
“祭祀给神明可是你的荣幸!也不看看自己那副下贱的样子!”
“哈哈哈,真是个爱白白牺牲的好孩子,就是可惜连累了我们!”
他们没有注意到,黑衣男孩因为这些话的变化。
他们只觉得有一阵风呼啸而来,然后便倒在了地上,没有爬起来。
黑童子的镰刀上有血。
为什么杀鬼会有血呢?
因为伤的是自己的父母吧。
白童子早已被打的昏死过去。

他醒来时,看到了一双明亮的,琥珀色的美丽眼睛。
白发男孩子冲他一笑:“白童子,你醒了。”
“黑童子…?你,你会说话了!我们还活着?!是怎么……?师傅他们后来来了吗?”白童子觉得自己的脑子已经不够用了。
“不,是我,抓住了他们。”
“可,可他们毕竟是你的父母啊!”白童子觉得十分对不起自己的小伙伴,“唔……要是我在厉害一点的话,黑童子你就不用对自己的亲生父母下手了……对不起……”男孩子说到这里,都哭了起来,“都是因为我,我这样的人……”
有人用手捂住了他的嘴。
“别这么说,白童子。”黑衣男孩眼睛直直的看着对面的人,继续说道:
“我早就做好了觉悟。”
“我知道自己最想保护的就是你。”
“可能别人眼中的你微不足道,但没关系,”
“你不要自怨自艾,”
“你不用非得去迎合别人,牺牲自己来证明你的价值,”
“你自己觉得不值钱的这条命,在我眼里却是千金不换。”
“所以,笑笑吧。”黑童子说着,从身后拿出一个包袱,打开,向天上一抛。
飘飘撒撒的红色枫叶落满整个屋子。
“我把最大最好的枫叶都给你。”

与此同时

正难得在帮判官看公文的阎魔像是看到什么好事情似的,突然欣慰地笑了。






【狗崽】论学习与恋爱的关系

这是最后一章啦!

狗子视角,甜甜甜的独白!

正文就到崽子上大学吧,那天人家再想开车的话就写以后的番外!o(〃^▽^〃)o

正文往下


终章

“狗子!我考上了!”
在大天狗坚持不懈日·复一·日的努力下,妖狐终于高中生考上了和他一样的大学。

一年前。

“你想好考什么学校了吗?”
“怎样都好吧——我没有特别要求,不是理科专长的那种都可以。”
“那就考P大吧。”
“也不是不行,但是不现实啊——”
“我帮你,试试看好吗?”
“唉—我拒绝不了你你又不是不知道……我试。”

他这么做或许是自私的,他没有给妖狐更多的时间考虑自己想上的学校,趁他迷茫之时半强迫性的让他考自己所在的大学。
他想把他拉入自己的世界里,让他无处可逃。

他不是非常善于表达感情的人,无法像妖狐那样整天满嘴甜言蜜语,他常常要用一个月的时间才能想出一句动听的情话,然后千方百计的创造机会说给自己格外爱听这些的恋人。
他自然累,却又因那金色眸子一次有一次漏出的各种情绪而乐此不疲。

他上进心强,喜欢追逐着信念生活。
但他家阿崽是个相当感性又随意的人,不喜欢整天逼自己去做什么,处理事情的也毫无方法规章可言,于是他学会了把自己的那套大义之理统统收了起来。
他真的很想去改变那人的懒散样,却又因那明媚的笑容咽回了话。

他甚至有时会想:他的爱是不是有些病态的。
他明明舍不得他哭,却又一次次因为他在自己身下的抽泣而亢奋不已;明明想要支持他当作家的梦想,却又趁火打劫般的让他报了P大;明明那么希望他生活的快快乐乐无忧无虑,却又一步步把他往自己的世界里拉,甚至想把他囚禁起来,让他再也无法离开自己,与他终身依偎。
或许是吧。

他的爱对他来说太过沉重了,它既怕他离开自己,又怕他被自己太过强烈的感情压垮。

但是,此时此刻听到这个消息的金发青年还是高兴的紧紧抱住了面前的人。

“松手啦!周围还有人呢!”他听见即将升为大学生,走出自己人生的小恋人低声向他抱怨着,却还是伸手安慰性的拍了拍他的背。

如果我们之间有交集的事物多一点,再多一点,是不是你留在我身边的几率就可以无限的趋近1?

青年的不安也随着安心感在不断加强。
他会不会一直只是像个孩子一样被他所迷惑着?那么即将真正成为大人逐步迈向社会的他会不会突然醒悟而离开自己?
他一定会受不了的。
干脆还是藏起来好了。

全然不知他脑袋里在想多对自己来说多么危险的妖狐嫌弃他抱了太久,又发现推不开他,便索性改为还住对方的背。

力量不大,却让他安心。因为他同时听对方在自己耳边说道:

“我考这里,是因为想和你离得更近。”
“我想走进你的人生,大天狗,为此我不怕困难与挑战。”
“我想和你共度余生,看你追求自己的理想,变成一个配得上你的人。”
“我爱你,这一辈子也不会放手的。”
“所以,你也别松开我好不好?”

啊,真是个油嘴滑舌的人。
大天狗缓缓拉开一段距离,让自己与拥着的人的视线正对着。
说得好听到,他真的愿意去相信。

“怎么会,”他说着,看见对方的眼睛一瞬间泛起了水波。
“虽然老是你先开口,但我与你一样,”
“爱你。”

额头相抵,他看见阿崽泛着泪珠的笑。
美到他可以记一生一世。

9月1日那天,大四的青年牵着大一的新生恋人走进校园,恍惚间觉得P大的春来了。

【狗崽】论学习与恋爱的关系

大家准备刷卡!


第一次开车,请多包涵哈!


第四章


因为这是个短篇,那个懒作者就这么让他和大天狗正式交往了。

后知后觉自己进了狼窝被吃的死死的高中生简直想骂人。

MD.

他现在甚至怀疑自己交了个假男友。因为自从确定了关系后,两个人的甜蜜度没涨多少,青年倒是一脸正义的把他的学习盯的越来越紧,每次来的第一件事根本不是上什么温柔的日常告白或者是什么缠缠绵绵的吻—

———是tmd查作业啊!

那个智障作者终于为了扣住标题不择手段的开始折磨他了吗?!


……呵呵,真正的折·磨还在后面呢。

刷卡啦!

一辆狗崽车